男主养女主到十六岁要了她&用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污作文

早学
《大道南行》来源:

山洞外,陆六炸了。

他的小师侄子们按照从矮到高整整齐齐排好,低垂着双手耷拉着脑袋站在陆六面前,乖巧无比。而此时的姜灵,正躺在旁边,睡得无比香甜。

众人见状羡慕坏了,偷偷打量着姜灵。早知道如此,他们怎么着也得想过办法晕倒的。陆六看见,气得暴跳如雷,拎着耳朵就把姜灵中提起。

可怜的姜灵尚在迷糊中,便被陆六一脚踹到人群前方,一屁股栽倒在地。

抬头一看,一张阴沉得似要滴水的脸正对着自己,身旁寂静无声。回头一看,姜灵吓傻了,那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一个鲤鱼打滚从地上弹起,步伐向后一撤,脑袋一耷,双手一垂,完美融入了人群之中。

他们都知道,别看陆六平日里和他们这些小师侄们打成一片,而且从年龄上来讲,他们也相差不大。但是要是有人以为陆六就只是表面上的领头羊,那他就错了,大错特错!

陆六的脾气很好不假,前提是不要犯大错,要是有人犯错了,呵呵,那么他会是比五大长老还要狰狞恐怖的人。

在五大长老那儿,就算他们真的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至多三枚丹药入腹,天大的罪孽也会什么啥事没有。

当然,前提是能活下来。

可要是落在陆六的手里,那就不是药不药的问题了。他总是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操作,让每一个犯错的人知道错误的代价。

这一次,他们犯的错就很大,大到不用陆六做什么,他们都会内疚一辈子。所以此刻面对陆六的暴跳如雷,他们都没什么话讲。

安心听着便是,顺便在百忙之中猜测一下这一次要付出的是什么代价。

过来没多久,陆六骂得还没有尽兴,洞内明晃晃的光芒渐渐暗淡,温子年扶着肚子大得匪夷所思的莫真走了出来,隔得老远温子念便是一声长叹。

“唉,我说老六啊,你这就很没有道理了,在我们找到你之前你是什么德行,你自己的心里没有点数吗?”

陆六忍着怒火,冲着温子念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知道,所以我曾交代过他们,我已经没得治了,叫他们带上婷婷想办法回到祖洲,可是……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听我的,居然带着

文学

我到处乱跑!”

“跑就跑了嘛,还把婷婷给弄丢了!这他妈……这他妈真的不能忍!”

温子念就奇怪了,“婷婷不是上雪山了吗?怎么能叫丢了?”

“你抬头看看,好好看看这雪山有多大、多高,她一个小姑娘跑到雪山之中不是丢了是什么?你能保证我们上山能够找到她?”说着说着,陆六开始剧烈地喘息起来了,很是生气。

温子念冷冷看了一眼陆六,毫不客气地说:“那你就不该回来,你应该死在外面,托别人带来消息,告诉他们带上婷婷想办法回到祖洲!婷婷也就不会因为心系你的安慰而数次游走在生死边缘,更不会落得现在这么个失踪的下场!”

陆六沉默了,叹道:“我又何尝没有想过,但是你知道吗?如果我拜托别人找到了他们,你信不信现在的婷婷不是失踪,而是……”

温子念沉默了,过了好半晌,长长一叹,拍了拍陆六的肩膀之后,温子念无力说道:“你说的也是!”

莫真见状也忍不住了,“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把他们的符石都抢走,他们就不至于落得这么个下场,最起码不会让秋雨婷以凡人身躯冒险上雪山,都是我……”

陆六闻言连连摇头,打断莫真的话后说道:“不,你错了,你是叫……”

“我叫莫真!你叫我小莫就行。”

“嗯,小莫啊,我不但不怪你,我反而要谢谢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并不是害了他们,而是救了他们!”

众人怔了怔,陆六转身望向整齐站在一旁的众人,说道:“你们还记得我是怎么受伤的吗?”

“知道,在我们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您带着我们在玉屏河旁边找了一个能够生存的山谷后,您就一个人去了远方,过了好久好久,我们看见一个木筏上躺着一个人,我们过去一看,这才发现是您。”

陆六点了点头,“至于我为什么出去,又为什么身受重伤,这里面有着一个极为久远的故事,甚至和我们为什么在祖洲岛上建立基地的原因有着脱不开的联系。甚至可以说,我们之所以建立祖洲,便是为了一个很久很久之后的大计!而这个大计在我看来,不会太久了!”

众人好奇了,虽然他们都是祖洲岛上的一员,可是他们对于祖洲岛的来历依旧停留在传说当中,具体的文献记载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也曾问过五位长老,长老也不曾多说。

温子念就更加好奇了,虽然在他的眼里,祖洲就是一言堂的大本营,而一言堂是一个扎根在大威九洲之上的一个大型组织,涉及到的行业很多、很广。按理来说,大威和一言堂应该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可是暗地里,大威在防范着一言堂,而一言堂也在防范着大威。

虽然不明显,但也不是无迹可寻。

温在念就催促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了,你就快把你所知道的说出来吧,我们也好做下一步的打算啊!”

陆六长叹道:“确实,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了。”顿了顿,陆六摊开双手面朝他的师侄,“难道这么久了,你们没有发现,我身上的符石,不见了吗?”

众人愣了愣,“您,您不是早就把他炼化入体魄中了吗?”陆六点了点头:“是,我确实已经把符石融入了体魄当中,也正因为如此,当我体内的符石被人强行取出之后,险些要了我的命。”

众人齐齐愣住,狐疑道:“不应该啊,我们也曾被……额,小莫兄以蛮力取出了符石啊,可是我们不也啥事没有?”陆六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们自己什么水平自己没点数?你们那叫真正融入身体了?”

众人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陆六又说:“而我之所以会被取出符石,便是因为我,去了神迹大陆的至高神殿,见到了神庙的高层。”

“什么!”众人大惊,“您,您为什么要去至高神殿?”

陆六眯起眼望着天际,喃喃道:“因为我们……本就是神迹大陆的人呐~”

众人大骇,不敢置信地盯着陆六,莫真悄悄后撤了几步,反观温子念,相当的淡定。陆六见状反而不淡定了,“你……子念兄,你不怕吗?”

温子念奇怪道:“我为什么要怕?”

“我们,我们可是神迹大陆的人耶!”

“那又如何?”

“我.....我们祖洲是神迹大陆很久之前布下的暗桩,存在的目的便是要做一个踏板以及指明方向的灯塔,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们会带领神迹大陆攻打九洲唉!”

众人闻言齐齐吸了口气,莫真早已满头大汗,而温子念终于有了反应。

长长吸了口气后,温子念淡淡道:“你说祖洲是神迹大陆布下的暗桩我信,你说有朝一日神迹大陆会攻打九洲我也信,可是你说你们会带领神迹一起攻打九洲,我就不信了!”

“为,为什么啊?”

“很简单的道理啊,谁会带着别家的人拆自己家的房子呢?尤其是当你们接触到所谓的神迹大陆之后,我就更不相信有人会带着神迹大陆上的疯子,跑到自己家的土地上为非作歹!”

陆六长长松了口气:“这,也是我被强行取走符石的原因。”

众人也在此刻明白了许多,“所以,所以六师伯,我们的符石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神石?”陆六偏头想了想,这个时候松下一口气的莫真开口道:“是,也不是!”

包括温子念在内的所有人扭头看向莫真,莫真打了个嗝后,说道:“其实,我也有个秘密没有说!”

“什么!”温子念怪叫一声,“难道你也是神迹大陆的人?”

莫真艰难点了点头。

温子念扶额长叹,众人也很好奇,莫真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我不仅是神迹大陆的人,我还是洞见神国的备选神子,只是……只是因为我的神石并不是自己修炼得来的,而是在我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和我父亲乘船沿着玉屏河前往神迹大陆中央的神山,也就是传说中上神陨落之地朝圣,期间,我们在河中遇到一个滔天巨浪,将船打了个稀烂。”

“而船上的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而我是唯一的幸存者,被水浪冲到了某个很神奇的地方,那里有个浑身笼罩着紫光的人告诉我,我是他挑中的人,将会得到他的传承,但是需要我带着符石去九洲历练,待到以后接受他的馈赠。”

“我欣然接下,这个时候,我的眼前一花,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手里有一块很大的紫色晶石并渐渐融入我的身体当中。后来我被人发现了,就近送到洞见神国,被当成神子培养,可是随着我的渐渐长大,我忘记了去九洲历练的约定,还在为唾手可及的神子之位沾沾自喜。”

“一天清晨,我的符石从身体里落了出来,而我也被当作个异类遭受到神庙的追杀,尤其是那些我昔日的竞争对手,一个比一个手黑。”

“终于,我被人击倒在河里。人们都以为我死了,我也认为如此。可是当我醒来后,我居然发现已经到了一个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经过一番打探后,我发现,这就是传说中的九洲!”

“我如约而来!”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