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桃花源早已 高潮到极点爽死的小说

早学
焰火池,天祈学宫里一处奇异之地。

池水终年灼热,倒进去一盆冷水用不了盏茶时间即可沸腾,活物下去很快会被煮熟。

能在焰火池里生存的,唯有一些火属的特殊妖兽。

而银火鸭,便是火属中的高阶妖兽。

池子里的银火鸭是学宫祭酒抓回来的,已然被驯服,只要不去招惹不会有危险。

至于牧星说的学宫宝藏,指的是银火鸭的蛋。

银火鸭所生的鸭蛋有着一种奇效,可增加筑基境的修为,是修行界极其罕见的宝贝,功效堪比高阶灵丹,需要极高的任务值方可换取。

作为学宫中的最高奖励,每年仅有最杰出的几个学子才能得到,所以才被冠以学宫宝藏的称号,深受筑基学子的追捧,价格一度高达近千灵石的天价。

焰火池旁边是一片幽静的竹林,绿竹配上红池,别有一番韵味。

十几只银火鸭有大有小。

大鸭子在水面打盹,小鸭子在欢快的嬉戏,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天祈学宫内处处奇景,雅致怡人,世子想必很快会习惯这里……世子你怎么流口水了?”

“是么,哦突然想起乡下吃的咸鸭蛋,筷子一扎就冒油的那种,可香咧。”

“银火鸭的鸭蛋很少有人尝得到,即便有幸获取一枚也会高价卖出去,谁能舍得吃。”

“不吃多可惜,给我肯定全吃掉,那些人在池子旁边等什么呢?”

焰火池旁边站着不少天祈学子,有几十人,相隔至少十丈以上。

这些学子也不说话,或蹲或站或坐,直勾勾的盯着池子里的银火鸭。

“等着捡鸭毛。”

牧星介绍道:“银火鸭不仅蛋值钱,鸭毛也是一种难得的材料,可入丹可炼器,大的银火鸭是不会轻易掉毛的,只有小银火鸭在嬉戏的时候,偶尔会掉下一两根鸭毛,一根能值一块灵石。”

原来是捡便宜的,云缺了然。

“这些人一直这么等着?”云缺问。

“池子边有时人多,有时人少,连晚上也有人守候,毕竟能在没有危险的情况换到一块灵石,这么好的事恐怕只有在学宫里的焰火池才能遇到,不瞒世子,我有时也会来这里碰碰运气。”

牧星俨然成了与世子无话不说的好友,引着云缺走向一个蹲在池边,身形瘦削的年轻人。

“城南,给你介绍位贵人。”

牧星来到近前后介绍道:“这位是镇北王之子,世子李云缺,世子殿下,这位是我好友,炼器殿的学子洛城南。”

面朝着火池的年轻学子紧紧盯着远处的鸭群,道:“我现在没空,鸭子眼看要打架了。”

牧星一阵尴尬。

虽说天祈学子对王朝的世子犯不着毕恭毕敬,可毕竟是他带着世子过来打招呼的,谁想老友这么没眼力。

“城南这人对灵石特别在意,是个钻钱眼里的家伙,世子莫要见怪。”

“不见怪不见怪,洛兄怎么知道鸭子要打架。”云缺颇感好奇,也蹲在了池子边。

“刚才有人用肉虫喂过银火鸭,其中一只小鸭子只顾着自己玩耍没吃几

文学

条虫子,都被其他小鸭子吃了去,这会儿它该饿了,肯定要发脾气。”

洛城南话音刚落,就像附和他的言谈般,池水中一只最小的银火鸭果然发了脾气,与其他几只小鸭子撕咬起来。

这一下不仅洛城南来了精神,围在池子边的众人纷纷精神起来,眼睛瞪得多大,死死的盯着鸭群。

几只小鸭子果然不负众望,厮打中掉了十余根鸭毛。

鸭毛渐渐荡向岸边。

在焰火池有个规矩,每个人选好位置后就不能动了。

不可争抢,只凭运气,鸭毛漂到谁脚下就是谁的。

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十余根鸭毛分别漂向不同的十几人,其中洛城南的方向漂来了两根。

牧星高兴道:“城南运气不错,两块灵石到手!”

洛城南搓着手欢喜道:“风水轮流转嘛,守了大半天,该我赚点灵石了……咦!”

洛城南正等着捡鸭毛呢,水面上忽然刮起一阵旋风,十几根鸭毛同时被吹向一个方位。

鸭毛所汇聚的方位是个没人的空位,此时一道靓丽的身影正巧走到空位处,用手一勾,鸭毛自行飞起落入其手。

“御风术!”

有人施展法术夺了到嘴的鸭毛。

洛城南正要发火,当看到施法的女人后他整个人呆在原地,眼睛发直。

夺了鸭毛的女子很年轻,生着一张勾魂摄魄的脸庞,天生媚态,身材火辣,偏偏穿得十分清凉,大片的莹白晃得人两眼发晕。

“正巧需要鸭毛炼制一件火属法器,妙清谢过几位同窗了。”

女子朝着刚才几个即将得到鸭毛的学子嫣然一笑,眼神那么一转,这几人的魂儿就被勾了去,纷纷大度谦让的说着无妨无妨,恨不得自己多添几根鸭毛给人家。

女子轻巧的一转身,妖娆的背影不知汇聚了多少目光,晃动的腰肢引人遐想万千。

池边一阵吞咽口水的响动。

一个法术,一句话,一个笑容,十几块灵石到手。

这女人的能耐令人心惊。

牧星感叹道:“大唐十美之一,凌家的凌妙清……城南你真大方,人家拿了鸭毛根本记不住你是谁,不如不给她,凭什么她能破坏焰火池的规矩动用法术。”

“人家是女孩子,需要灵石的地方肯定多些,我们男人得大方点,怎么能斤斤计较呢。”

“城南,下次你说这种大义凛然之词的时候,能不能别流口水。”

洛城南赶紧擦了擦嘴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云缺这才见到这位大方男人的真容。

模样普普通通,二十多岁,眼睛不大但十分有神。

“洛城南,见过世子,刚才无意冒犯,世子大人有大量,多担待。”

“无妨无妨,咱们男人得大方些嘛,怎么好斤斤计较,你说是吧。”

云缺说着挤了挤眼睛,一副我懂你的神采。

洛城南嘿嘿一笑,脸皮够厚。

牧星在旁边忍俊不禁的揶揄道:“世子所言极是,城南可是个大方人,那今天的灵酒你请好了,我们初次与世子相识,总得喝上一杯。”

“没问题!喝酒而已,又不是大事。”洛城南倒也大方。

“洛兄既然在炼器殿进学,以后炼器上的事还望洛兄多帮忙。”云缺道。

“世子言重了,只要力所能及,炼器方面的事世子大可吩咐,城南一定尽力相助。”

“如此先多谢了,日后少不得麻烦洛兄。”

初入学宫,云缺结识了两个不错的朋友。

尤其这个洛城南。

云缺可不是第一次见了,对此人的手段更深信不疑。

至少这家伙能把法器上的印记炼化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