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肉不停的做很粗暴小说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早学
这个位置,自从于军出现意外之后,就一直被人占据。

现在的他,却只能静静的躺在抢救室内,双眼无神看着天花边,心中的苦涩一下子袭来。

叶东一个人独自的依靠在门边,无聊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他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兄弟落到这样的地步?

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心中憋着一股火,却没有地方将情绪宣泄。

叶东很清楚这件事情,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过去。

他暗暗发誓,这次回国之后,必然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这并不是他要主动挑事,而是那一群不知死活的人,逼着他选择这样的做法。

叶东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

他已经在这里足足等了几个小时,似乎在医院检测一整天,都不足以让医生判断于军伤势如何?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我们需要你签一个病危通知单。”

“怎么回事?”

叶东猛地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护士递过来几张通知单,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没想到于军现在的病情,已经到了如此危险的境地?

叶东将心中的怒火压下的同时,接过了护士手中的这份病危通知单。

他看到上面的解释,以及说明之后,那一刻,有些不知所措。

通知单上,赫然写着:头部肿瘤扩大。

简单的几个字,几乎让叶东差点没有以为自己看错。

他不知道于军究竟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和打击,才会使得头部有这样一个巨大的肿瘤,却一直无法得到救治。

居然持续了长达六年的时间。

他更不知道。于军是被什么人折磨成这副模样。

“谢谢,我希望现在就动手术。”叶东立即签字,毫不含糊的让医生赶紧准备手术。

由于手术室排满,所以他必须要在等待直到晚上9点,才可以排到于军。

无奈之下,叶东也只能选择同意。

毕竟动手术这件事情,关乎于军的性命安危,如果不小心,就要和自己刚见面的好兄弟天人永隔。

时间一晃

而过,叶东已又等了5个多小时。

现在,终于到到了给于军动手术的时间。

他并没有在往下面打一个电话

文学

,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现在的情况只是静静的看着好兄弟又被推广手术室。

“于军,你一定要撑住!”叶东看着呆滞的于军被推入,给他鼓励。

开颅手术这种危险极高,而且手术难度极大。

一般的医生也并不敢亲自操刀。

只能是由医院里面几位资深的主任亲自上场。

叶东看到医院对此次手术也重视,稍微安心一些。

可是这件事给他带来的影响却并不仅如此。

突然,一个男子走到了叶东的身后。

他似乎接到了某人的委派,所以拿着一个信封过来。

“请问,是叶东先生吗?有人让我帮忙送这封信件给你。”

“谁?”

叶东询问之后看到对方摇头,知道再问下去也没有任何收获,果断的没有再询问。

接下来,他依旧在耐心的等待着。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但依旧时间拖得很长。

直到凌晨2点手术室才终于熄灯。

所有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叶东的时候露出了微笑。

“病人的状况现在已经稳住,你暂时先别进去,别让他受到太大的刺激。”

“多谢医生,多谢!”

叶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眶里面闪过了一丝激动。

他差点没有忍住冲进去。

但作为一个男人,早已经历了更多的风雨。

不知何时,他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随意表达自己的情绪。

叶东在门外继续等待到3点的时候,才终于看到护士提示他可以进去看望于军。

叶东轻缓走进病房。

他看到那个满脸疲惫,额头以及脸颊里面还有大量黑色素的男人,心中愧疚无比。

叶东走到于军的身旁,不断的帮他按摩一下手臂。

然后又捏了捏手掌。

当初的好兄弟,居然成为这个样子,心痛

无比。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自己离开国内6年,所有的亲朋好友就落得如此一个下场?

“兄弟,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你。”

叶东说着又给于军的额头擦了一下汗水,可就是他这个不起眼的动作,让于军醒了过来。

“东子,是你吗?”

于军已经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还有那温暖的手掌,在额头上划过,立即问出声。

叶东立即点了点头表示让他安安静静,不要太过操心。

这一刻,两兄弟再次相见,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却是以这样的方式。

叶东也并没有立即问出各种疑问。

这6年之内,他们究竟是遭到什么样的情况?

只是挑好话以及安慰于军,甚至还剥了一些水果放在边上。

可是他又想起于军行在刚做完手术不能吃,只能是端着一碗白粥,慢慢的用汤勺,一勺一勺舀给于军喂下。

于军看着当初的兄弟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知道自己终于熬过来了。

这6年的时间太长太长,悲伤压抑在他的内心,无法得到宣泄。

甚至脑袋里面长了一个肿瘤,都不知道。

“很抱歉,我没有想到当初做的一切……”

叶东说到这里。却被打断。

于军没有让他继续说话。

这一次遇境的遭遇,让叶东几乎变得有些快要失去理智。

一直压抑着心中怒火,埋藏得难受。

现在他只是独自承受着这一切,希望于军能够赶紧好过来。

这其中背后,没有人知道叶东究竟在思考的什么?

叶东这个时候双眼凝视着眼前的兄弟,两人心中有太多的话说。

可是当他们见到那一刻,似乎又觉得整个人只需要这样凝视着对方,一切似乎都已经没有必要再交谈,

“你好好休息,等你病情好起来,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东子,这件事情你不要太过深入的调查,对你对我,对大家都不好。”

于军正劝说叶东的的时候,却看到门外走进来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