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女仆学校羞耻椅子调教H

早学
说来,刚刚杨燕德那不羁中带着轻蔑的目光,着实让黄胖子怒火中烧!

因此,带着主人明确指令的[战鹰],直取杨燕德那对招子,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就在空中[战鹰]朝着杨燕德极速坠去之际,位于擂台中心的此次[比武招亲]的女主人公,脸上多少添了几分忧色。

要知道,刚刚这擂台上虽然发生过多达近百次的战斗,但都没有超出[点到为止]这一原则。

而此次的情况,则变得有些失控!若那只真的得手的话,那个镶着金线狼尾,看起来好像来自[银月部落]的人,怕是自此就得变成伤残人士了。

让[思嘉丽]更为忧心的是,似乎那个人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并不敏感。

这不,眼看着头顶的[战鹰]就要得逞,那个“狼尾巴”却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见此一幕,向来以“性情温和,善良宽让”著称的[思嘉丽],忙将目光投向了身旁同样注视着擂台中心情况的[霜狼部落]族长,他的父亲——卡夫将军身上。

见后者皱着眉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面上忧色大盛的[思嘉丽],忍不住开口了。

思嘉丽:“爹地,他。。”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随即被身旁的卡夫抬手打断了。

已然猜到她心思的卡夫,沉声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要我说,这小尤根早该上手段了!我们老一辈兽人的血勇精神,不知怎的,在这些年轻一辈的身上,渐渐看不到了。”

这话一出,[思嘉丽]随即噤了声。

聪明如她,自然知晓,卡夫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就证明后者,必然不会采取什么对应的制止行动。

说起来,卡夫在整个[霜狼部落]中,甚至于在她亲生女儿面前,一直都是如此独断专行,从来听不进其他人的哪怕半点意见!

话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嘴,但凡卡夫要不是这个性格,也就没有今天的[比武招亲]了不是?

换作其他人家的女儿,一听自己的终身大事将被如此“鲁莽”的定下来,多少不得反抗啊?

柔柔弱弱但又聪明过人的[思嘉丽]不敢反抗,当然,更不能反抗!

就比如此刻的她有心想要救即将落于危难的杨燕德一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战鹰]往他脸上啄,却无能为力一般。

而直到现在,杨燕德都未曾做出任何规避动作。

如此一来,放出[战鹰]的黄胖子,也就懒得有进一步的攻击动作了。

说来,能一下解决的,何必亮出十八般武艺呢?

类似的无用功,他黄胖子从来不做,也不屑做。

“哇喔!!”

伴随着一阵如同惊涛拍岸般的惊呼声从周边围观人群中响起,老神在在等着见证一个“人工瞎子”诞生的黄胖子,突然发现,十丈开外的那个身影,突然不见了!

而极速坠落的[战鹰]一击落空,还没来得及调换姿势,就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因素,直接撞在了硬实的地面上,脖子一歪,昏死过去。。

瞬间损失一位大将

文学

的黄胖子,又急又气之下,正待出招,却突然发现!

刚刚那个十丈外的身影,并未直接消失。相反,他是化作了数道残影,直直的朝着他黄胖子而来。

“这什么路数?”

说实话,“残影”这一招,刚刚杨燕德在入场的时候,已经使用过。

然而,当时的黄胖子因为背对着杨燕德入场方向的因素,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而之后那阵山呼海啸般的惊呼声,又被黄胖子人为忽略了。

但凡要能重视的话,也不至于。。。

额!!

伴随着一声类似喉咙闷住的痛呼声响起,黄胖子被鬼魅般窜到身前的残影主人,“轰”一拳锤到了面门上。

这一拳势大力沉,若打在鼻梁上,必然使其陷下去。若打在眼眶上,必然使其塌下去。甚至于,若打在了嘴巴上,也必然使其瘪进去。

然而,本着[点到为止]精神,不想伤人的杨燕德,选择了一拳击在了黄胖子的左脸颊上。

这样一来,后者那张粗犷中多少带着点胖的脸,至少不会说因此破相,甚至于大修不是?

“砰”的一声巨响!

被一拳击中的黄胖子,整个侧拍在了地上。

一时间,小范围内好一片尘土飞扬!

好!

好!!

好!!!

伴随着场外的阵阵喝彩声响起,趴在地上的黄胖子,恨不能一头扎到地里去。

说来,杨燕德这一下虽然成功保住了他黄胖子的五官,但对他的自尊心,却造成了无法磨灭的沉重打击。

要不然怎么有这么句话呢?

叫做:打人不打脸!

可以说,周围围观群众的叫好声越激烈,他黄胖子那颗伤不起的心,就越是痛得剧烈!

“刚刚老子一人轮战近百人,且保持全胜战绩,也不见你们吼得如此大声!这会儿,人家一拳,而且是不讲武德的偷袭,值得你们如此激动???”

说起来,黄胖子可能有些搞错概念了。

人群中之所以爆发出如此之剧烈的喝彩声,盖因两个原因。

一、保持不败战绩的黄胖子终于被击倒了,早就审美疲劳的他们,瞬间得到了反向精神刺激!(不知道这一点要是被黄胖子知道了,会不会直后悔自己不应该第一个上台,以至于悔得肠子都青?)

二、刚刚杨燕德无论是入场方式,还是说击倒黄胖子的那一拳,都堪称惊艳!甚至于,真叫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没得说,黑暗系英雄由于较为罕见,逐渐沦为传说的他们,在兽人中颇有些神话味道!

随着喝彩声经久不绝,杨燕德忙对着擂台四周,深深鞠了一躬。

说来,任何时候都不忘礼节,这正是一个一流高手所应具备的必要素质。

可让杨燕德想不到的是,他似乎是错误估计了自己刚刚那一拳的力度掌握。

或者说,他有些轻视了兽人的抗击打能力!

这不,倒在地上好半天没动静的黄胖子,突然双掌猛地击地。

之后,眼看着壮如蛮牛的他,就这么人立而起!

伴随着场外的一阵惊呼声响起,保镖出身警惕性极高的杨燕德,立刻就意识到了异样。

由于一击得手后,颇讲武德的杨燕德并未进行补刀动作,且他主动背身黄胖子,面向周遭的围观者的原因。说起来,他其实是背对着黄胖子的。

好在,起身动静不小的黄胖子,成功给了杨燕德准备的时间。

这不,一个原地一百八十度转角后,抱起拳架的杨燕德,就这么和三尺外的黄胖子呈对峙状态!

见此一幕,正在场外观战的刘悯,急得重重一拳擂在了面前的围绳上!

下一秒,只听气沉丹田的老刘,猛然间暴吼道:“当心他的[战争践踏]!!”

这一吼,虽然不可称之为地动山摇,但必有[长空击否]之势!

这不,身旁一众高大无比的[狼骑士],纷纷侧目刘悯。

他们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敬畏和怯意。

没得说,光吼声就如此惊天动地,其实力自不用多说,想必定然已经到了超一流高手的地步了。

原因无他,这些[狼骑兵]们深知,哪怕是擂台上那位端坐着的卡夫将军,在暴怒状态下的一声吼,想来也不过如此当量吧?

要知道,卡夫可是八级[兽族]英雄——先知啊!

换句话说,身边这个镶着金色狼尾的年轻人,实力已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怎能让他们不心生怯意?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恐怕连刘悯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这一声吼,引起的连锁反应,真可谓是山路十八弯,一环又一环。

这不,身旁的大法师,以及擂台中间端坐的卡夫,齐齐被刘悯所吸引。

当然,人群之中也有几道不知名的目光,一并锁定在了老刘身上。

说起来,这些目光都已接近实质。想必,其主人都非等闲之辈。

大法师在紧紧盯住刘悯好一会儿之后,虽然心中有万般疑惑,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询问。

他年纪大了,好奇心已经没那么重了。

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终究会解开的。

与大法师的想法截然相反的,是高坐在擂台上的那位[霜狼部落]的族长——卡夫将军。

他那实质般的目光,在锁定于刘悯身上之后,恍如两道炽热的日光,就这么生生的往老刘的肉里扎。

仿佛要将刘悯这副世间一等的皮囊下的筋骨脉络,彻底看穿一般。

或许是察觉到了卡夫的异样,他左手边的[思嘉丽]小姐,以及右手边的[霜狼氏族]副族长——[列夫]将军,齐齐顺着卡夫的目光所及处望去。

这一望,对于[思嘉丽]小姐来说,用那五个字来形容那太合适不过了。

[一眼即永远]。

在望这一眼之前,[思嘉丽]小姐从未想过,“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