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打开调教惩罚男男|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早学
只有和平和稳定的环境,百姓们才会有余力考虑家业传承,才会奢侈的构想自己死后子孙的前程。像舞阳这样的中原府县,已经稳定了十来年,老百姓的终于是忘了战乱的苦,畅想起子孙万代的身后事。

比中原恢复更早的是陕甘,这两省的人对于战乱的记忆更为模糊,在他们的脑海里,那些苦难的日子仿佛是发生在自己的经历之外的事。陕甘的百姓中,不但年轻一代对战乱印象不大,即使是老一辈人说起战乱来也多半当做是陈年旧事,只作为吹嘘自己人生经历丰富的谈资而已。

老一辈人说起战乱,都会说现在的这帮娃娃们,哪里吃过苦?一生一下就能吃饱饭、穿上新衣!哪像我们当年?满鞑子到处都是,动不动就要杀人!一年到头不要说吃肉了!就是吃饱肚子,都很困难。野菜吃过吗?那时候能顿顿吃上野菜糊糊、都是福气。你们见过鞑子吗?想当年我们可是没少和鞑子作对!鞑子的头都被我们砍下了不少、要不是我们跟着李总裁打退了满鞑子,你们能有如今的好日子过?

吹嘘自己经历的往事、吹的最欢的专门有一个

文学

群体,这个群体就是拿着退休工资的那部分老人。

长安城里每当发工资的时候,银行门口总是会有一波五六十岁的人在哪里排队。他们往往来的非常早、天不亮就来排队,等银行一开门,这帮人会挤进去,让银行的人赶紧给他们把当月的退休工资总数填到折子上。然后会取出一点钱,到大街上消费。银行的柜员们,见到这帮人就是一阵烦闷。他们的退休工资都是固定的,一个月也就两三两银元,有必要每次发的时候都等不住日子,跑到银行里问东问西吗?生怕自己的这点钱被人惦记一样。

“彭师、工资领上了?”

“领上了、这月还是原数一点没变,都填到折子上了。你来的这么晚,小心排到跟前没了。”

“怎么可能,这钱又不是银行发的,官府早把钱打到了咱们的户头,银行也就是走个过场。彭师、完了还是去顾家的泡馍馆?你在哪儿等一下我、给我先占个位子、等我领了钱、也去咥一碗。”银行门口一堆大爷们聊着领退休工资那点事,弄的这里就像菜市场一样热闹。

普通的退休老人,每月能领的退休金并不多,也就两三两银元,有的甚至只有一两多点。可对这些老人们来说,能领到这笔钱哪是相当自豪的事情,说明自己即使老了也有官府管,是正经吃公家饭的人,不像大多数老人那样老无所依。

原本按政策,六十岁才到退休年龄,后来考虑到目前这个时代的人均寿命,政策有了微调,除了官吏以外,一线的工人、男性被调整到了五十七岁、女性调整到了五十三岁。这样一弄、这两年退休的人立马就多了起来。拿长安城来说,现在的退休人员群体有了一两万,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群体了。

对一座流动人口加在籍人口膨胀到三百多万人的特大型城市来说,一两万人似乎占的总量并不大。然而实际情况是,这波人的存在感一点也不低。他们都是早期进入陕甘军政府体系中的老人,生活的范围相对集中、基本上都是围在长安内城周围。退休之后没事干,只能在内城附近的街道、公园、休闲场所闲逛。所以只要去长安城的繁华区,总是会看到这帮人溜达。

羊肉泡馍是退休老人的最爱、每月发工资的那几天,城里的泡馍馆就会被这帮子老人承包。一碗三十到四十文左右的泡馍,对一般平民来说已经算是奢侈消费了,一月吃不了几顿,可这帮老头没啥经济压力,领到钱就会来享受,一月二两银元,哪怕是每天咥一顿,也不是问题。

泡馍之所以深受这个群体欢迎,主要是相对实惠,花个四十多文钱,既能吃饱还能吃好、有碳水还有营养、同时能打发时间,一碗泡馍再加上一碗盖碗茶,这帮人能消磨半早上的时光。

死面饼子要掰的碎碎的才好泡馍,不掰小半个时辰,能算是正经吃泡馍?这样的吃法,一半的年轻人可没那个闲时间耗。

彭晋原拿着一个饼子耐心的掰着,快掰完的时候,他的好友张三顺才填完工资折,从银行赶到泡馍馆。

“彭师、这这都快吃上了?”

“你再不来,我都吃完走了。赶紧去把钱交了,领上碗和饼子到这儿来,我给你占的位子,好多人惦记着。”

“不着急,我先喝口茶再说、顾家泡馍馆就一点好,用的茶比别的街面上的好,还有冰糖。”张三顺边说、边从柜面上取来盖碗和茶叶用桌子旁边放的暖壶里的水,给自己泡好了一碗茶。这种泡馍馆,服务人员比较少,茶水这些得客人自己倒。像这些老顾客们,也喜欢这个调调,别人泡他们还觉得不香哪。

泡好了茶,去到柜台上交了钱,领好了馍和大碗后,两老头就又开始边掰饼子边摆闲话。

“到底是日子好了、你看这吃泡馍的闲人有多少!弄的我们排个位子都不好排。”

“还是日子太舒服,前二三十年,你让这帮人闲着没事来泡馍馆?他有那个时间,还没那个钱哪。人啊,有钱就攒不住,你看来吃泡馍的还有不少小年轻,一碗四十文,他们有那个钱就不能带回家让婆娘娃娃也吃上顿好的?啥事都想着和我们比?我们又不要再养家,朝廷给咱养老钱,就是为了让咱趁着日子不多了,多吃几顿好的,年轻人也来凑这个热闹。”

“嘿、要我说、朝廷就是对现在的人太好了。泡馍也是能见顿就吃的?我看还有些乡里来的小年轻,也成天跑过来咥泡馍,他们哪来的那么多闲钱?朝廷又不给他们每月给钱,手里有两个钱就烧不住,总要撒花完了才行。”

像彭晋原这样的退休老人看不惯年轻人,特别是乡里来的年轻人。殊不知,十几二十年前,他们过的日子比这些年轻人还不如。要不是赶上了时代变迁的大潮,他们又凭什么能顿顿吃上泡馍?机遇、环境的不同造就出了不同人之间的差别,而这种差别又让一部分出现了歧视心,现在能领退休金的老人少之又少,所以彭晋原他们才这个看不惯、那个瞧不上,觉得自己要高人一等。

小波不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