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污的 女生越疼男生越兴奋,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早学
正常的山宝在成熟前,都会先出现各种异兆,要么是奇怪的声音,要么是奇怪的光芒。

总而言之,山宝成熟必定会有异兆出现。

魏小宝之所以觉得会有奇怪的声音出现,感觉那葫芦里很可能会蹦出个葫芦娃。

既然是娃娃,肯定会很吵闹。

有这样的想法自然非常奇怪,但魏小宝心知只是他在前世的记忆在作祟。

魏小宝没有回答张恨蝶,毕竟他也只是随口一问。

挥手破开石霜叶布下的结界,众人登上葫芦山之巅。

山巅的灵气最为精纯。

众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显得很贪婪。

来到葫芦藤前,只见挂在藤上的那只葫芦,颜色变成了淡金色。

虽无风,葫芦却在轻轻晃动。

看样子,这葫芦的确快要成熟了。

从生长到成熟,所经历的时间非常漫长。

葫芦山没来大魏前,这株葫芦藤就在孕育生长,只是到最后葫芦成熟时,反倒便宜了他们。

“可以摘了吗?”令狐婵问道。

南宫羽裳道:“看着好像还没完全熟透。”

魏小宝走上前,伸出右手,想去抚摸。

谁知那葫芦竟然偏向一侧,似乎在躲避魏小宝的手。

魏小宝觉得稀奇,扭头问道:“猴哥,你可能看出这葫芦的来头?”

莲蓬山之巅发现八色佛莲时,只因此前他们得到过九色佛莲,故而才知道八色佛莲的效用。

但这淡金色的葫芦,却是头一回碰到。

孙大圣凑近点,仔细瞧着,也无法看出这葫芦藤的来历。

但从葫芦会躲避魏小宝的手来看,这葫芦的来头必定不凡。

这葫芦绝对是非常珍贵的山宝。

葫芦山本就像个葫芦,在这座山孕育出来的葫芦藤所结出的葫芦,的确让人充满期待。

孙大圣观察了半晌,摇头道:“从没见过。”

众人看到淡金色的葫芦,光泽正在不断加深,慢慢地变成了亮眼的纯金色。

葫芦藤周围的灵气,愈发氤氲。

看来这葫芦的确就要成熟了。

众人围着葫芦藤而坐,耐心等待。

然而等待的时间,比他们预想中的要长。

葫芦表面的颜色一直在变化。

当变成亮金色后,又慢慢地转为暗黑色,随后又是一片雪白。

众人边等边数着颜色,最后竟然跟九色佛莲一样,足足有着九种颜色。

幸好没有提前将葫芦采摘,否则这葫芦没有真正成熟,威力也会大打折扣。

张恨蝶随后帮着南宫羽裳去做饭。

填饱肚子后,众人继续等待。

数日后,葫芦的颜色再次恢复成了亮金色。

葫芦表面的光芒也逐渐暗淡下去。

在众人的

文学

注视下,那葫芦居然开始左右摇晃,似乎想要逃离藤蔓的控制。

任谁都能看出,到了这时候,这只葫芦总算是真正成熟了。

看到魏小宝就要采摘,孙大圣拦道:“贤弟且慢,此等灵武,一旦脱离,很可能就会消失无踪。”

魏小宝只觉这话很有道理,问道:“猴哥可有良策?”

“认主。”孙大圣说道。

这世间有许多宝物都是通灵的,想让这些宝物为己所有,就得先让宝物认主。

比如说孙大圣手里的这根棍子,本是无主之物,到处作祟害人。

孙大圣费了很大的劲,才将棍子制服,并用自己的鲜血强行让棍子认他为主。

此后这棍子就非常老实,在牠手里使用起来愈发熟练,所能发挥出的威力自然也是越来越强大。

魏小宝听从孙大圣的建议,咬破手指,轻轻一弹,一滴鲜血便直直飞出,正中金色葫芦。

本在剧烈摇晃的葫芦,瞬间变得安静。

葫芦的表面不再是金色,而是眨眼间就变成了血红色,看着有些瘆人。

魏小宝举起右手,缓缓转动。

葫芦表面的血色一直在发生变化。

“贤弟,这葫芦很强大,你一定要挺住。”孙大圣的眼眸里透着兴奋。

当时牠驯服这根棍子时,也是非常艰难。

但只要能成功,所得到的回报无疑是丰厚的。

如今这棍子成了他最称手的兵器。

只要魏小宝能驯服这葫芦,这葫芦必然也能成为魏小宝的得力帮手,虽不知道这葫芦到底拥有怎样的能力。

葫芦在微微颤动,有丝丝道蕴袭向魏小宝。

魏小宝修为运转,体内的五重星光芒摧毁,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出,带着一滴又一滴鲜血击中葫芦。

葫芦表面的颜色再次产生变化,随着不同颜色的切换,葫芦所释放出的能量也不相同。

除却魏小宝,其余人纷纷后退,被那神秘的能量给搞得非常难受。

才刚跟皇甫武大战过,只休息数天,又跟如此强大的葫芦较上劲,众人都很担心,魏小宝很可能会撑不住。

魏小宝眼眸凝重,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陡然间,他看到有无数神秘的符号,从葫芦表面流转而出,宛如蝌蚪般朝他游来。

那些符号的形状在千变万化,非常诡异。

有的是血盆大口,有的是邪魅一笑,也有的黯然垂泪……

每一个符号都带着不同的表情,相同的是全都携带着浓浓的死气。

魏小宝将心一横,右掌猛地翻转,如来神掌轰然而出。

被咬破的指尖再次有大量鲜血飞溅而出,随着如来神掌的掌印激射向前。

嗡。

掌印正中金色葫芦,径直将金色葫芦打得脱离藤蔓,骨碌碌向后滚去。

魏小宝一抬手,施展吸星神功,刚欲远逃的金色葫芦,顿时被吸得飞了过来。

将金色葫芦抓在手中,魏小宝用破损的手指连点数下,鲜血渗入,扭动挣扎的葫芦逐渐安静了下来。

直到葫芦所透出的杀气全然消失,魏小宝才放心地将它拿在手中,苦笑道:“虽不知道有没有将它驯服,但至少这葫芦的杀气没那么吓人了。”

在那些神秘符号出现时,魏小宝很是懵逼。

一个葫芦,哪来那么大的杀气?

孙大圣接过金色葫芦,仔细研究,半晌后说道:“真是奇怪,这玩意儿明明没有生命……”

没有生命,却像是拥有生命般想要逃离。

“我看将它开膛破肚,取出里面的种子,做成个酒葫芦,倒很不错。”令狐婵笑着提议。

南宫羽裳笑道:“我以前就做过酒葫芦,这事交给我吧。”

魏小宝还没发表任何意见,令狐婵和南宫羽裳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离开葫芦山,回到长安城后,魏小宝开始思忖下一步的行动。

下一个签到地点是石国的皇城石头城。

想去那里的话,先得经过靠山门,也不知道秦蓝有没有掌控靠山门。

只要靠山门如今在秦蓝的掌控中,那以后出入石国就会方便得多。

即便秦蓝心里有别的打算,凭借毒药和生死符的双重保险,也能让秦蓝乖乖听话。

跟皇甫武大战后,数日过去,他都没有好好休息。

回到九色小院后,潮水般的困意袭来,随便冲个澡,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南宫羽裳端着热粥进来时,看到魏小宝睡得很沉。

她轻轻拉起被子给魏小宝盖上,然后端着热粥悄然离去。

回到她的院子,看着那金色葫芦,她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给魏小宝雕刻出一个完美的酒葫芦。

……

在另一座院子。

石霜叶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眼睛直勾勾盯着放在石桌上的储物袋。

这个储物袋正是皇甫武的。

皇甫武所用的法子很高明,魏小宝等人都无法将其打开。

但她尝试了好几次,也是不行。

即便用皇甫武的血,也没能成功。

“姐。”石冬青从外面走进来,脸色很阴沉。

石霜叶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指了指对面的石凳。

石冬青在那里坐下,轻笑道:“姐,皇甫武的储物袋,我们是打不开的,最好销毁。”

“我看魏大哥他们都很想要里面的东西。”石霜叶还是想再尝试尝试,说不定会找到打开这个储物袋的办法。

石冬青也不再多嘴,转而说道:“不过话说回来,那阉人还真是强啊。”

石霜叶霍然抬头,双眸如电,死死瞪着石冬青。

“姐,咋了?”石冬青很是疑惑。

石霜叶满脸怒容,嘎声道:“你再说一遍。”

石冬青仔细回想他刚才的话,大体上没啥大毛病,就是在对魏小宝的称呼上,可能有点小瑕疵。

“姐,我说的是事实,这你也生气?”石冬青反倒笑了。

石霜叶皱眉道:“魏大哥是我们的大恩人,你这样称呼恩人,爹娘在天之灵,也会……”

“姐,别提他们,他们都没办法保护好我们。”石冬青摇头。

石霜叶呆呆看着石冬青,三言两语中,感觉坐在对面的这个家伙,绝非她的亲弟弟。

她的亲弟弟怎么会是这种忘恩负义的混蛋呢?

她不再看石冬青,而是埋头钻研储物袋。

“姐,我再多嘴一问,我们难道要在这里呆一辈子?”石冬青笑着询问。

石霜叶感觉眼前的这个弟弟很陌生,漫不经心地说道:“眼下呆在长安城是最好的。”

“可我感觉那阉……不,是你的魏大哥,好像他并不打算帮我们夺回石国。”石冬青此次来找石霜叶,自然是别有目的而来。

石霜叶低声道:“就算魏大哥想这么做,我也会阻止。”

魏小宝击杀皇甫武,的确给了所有人很大的惊喜。

纵然如此,单靠魏小宝一人,也无法敌过石国的众多斩婴老祖。

更何况石国有着非常强大的军队,普通的兵士也是凝气期圆满的修士,靠魏国如今的实力,绝对无法跟强大的石国抗衡。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魏小宝是真正的男人,姐你是不是就会以身相许?”石冬青说这话时,眼睛睁得很大,似乎不想错过石霜叶的任何一个表情。

石霜叶缓缓抬头,冷漠地瞪了石冬青一眼,没有作答。

“看来我猜对了。”石冬青叹了口气。

石霜叶紧紧抓着储物袋,寒声问道:“石冬青,你到底要做什么?”

“姐,这个问题得我问你才对吧?爹娘的仇,我们不报了?”石冬青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激动。

斩杀皇甫武,不算报仇?

石霜叶站起身,转身走向屋子,轻声道:“我累了。”

看着她的背影,石冬青嘴角的笑容,无比阴邪。

经过这段日子的观察,他发现大魏的国力,实则不弱。

尤其是大魏的兵将,训练有素,若能有百万大军踏进石国,定能活捉石霸天。

无论如何,石冬青都会为此而努力。

回到屋中,石霜叶继续研究储物袋。

一瞬间,她竟然想到了自己的血。

……

感谢书友、飞飞没有机场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