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顶的速度越来越快

早学
“你们都已经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打闹!羞不羞啊!”吴大义看着两人郁闷道,话刚说完,就见自己拉着的小师弟还要往田灵儿那里冲,“你还闹!师父看着呢!”

“坏丫头多揪了我两下!我要还回去!”

听到洛云机的话,众人再次乐得直笑。

“果然,有小师弟的地方就有好玩的事!惊羽,你还不快去将灵儿护住。”何大智看向站在一旁正不知所措的林惊羽喊道。

“这小子以前看着挺机灵的,怎么现在越看越傻的样子?”杜必书乐呵道。

“我看他到现在都还无法习惯小师弟的脾性!”吕大信笑着推测道。

“你说小师弟是真的幼稚,还只是在我们面前这般?”杜必书摸着下巴好奇地打量着在吴大义手中不停挣扎地洛云机,“之前洛云机在三福镇号召城中百姓的那个样子,可不像现在这般幼稚!”

“我认为小师弟他就是懒,在我们面前装疯卖傻,师父、师兄他们便不敢交给他事情做。”

“嗯!我看也是!这家伙挺狡猾的嘛!”

“不过,有小凡在,小师弟只要说一声不想做事,多数交给他的任务也会被小凡接过去替他完成。”

“嗯!有道理!”

“要不要撕去他的伪装?然后让师父安排很多任务给小师弟!”杜必书此时笑的有些坏。

“要去你自己去,可别拖上我。我可不想被小师弟惦记着。”吕大信赶忙摇头。

洛云机最后还是被张小凡靠美食给安抚了下来。

看着坐在一旁一脸满足吃着东西的小弟子,田不易眉角轻微挑了下,洛云机的异状他岂能没察觉到。但是,他道是不担心洛云机是为了偷懒才装傻充愣,他担心的是,小弟子是不是隐瞒了些什么。

一行十一人,一路上踩着被鲜血浸湿成泥的地面,心中的愤怒和悲哀在逐渐堆积,就等待爆发的那一刻。

“那些怪物改变方向了?那里有什么?”田不易看着血泥延伸的方向,问道身边的弟子们。

“那个方向……”吴大义看了眼田不易,那个方向他们都曾去过,他并不认为田不易会不知道,现在的难处就是到底去还是不去?

“……”田不易很难下

文学

决定,血泥延展的方向正是毒蛇谷的方向,难怪那些怪物会改变原有的路线。之前就有消息流传,相比普通百姓那些个怪物更喜欢修者的血肉。

“师父……”弟子们全都看向田不易,等待着他的决定。

“救!”田不易有些艰难地吐出这个字后,便率先踩着步法往毒蛇谷方向赶去。

“干嘛要救那个老不死的!”洛云机面色不好地站在原地没动,张小凡也跟着站在他身侧。

师兄弟几个当初可是差点就折在了毒蛇谷,与万毒门的仇可还没完。

“听师父的吧!”吴大义走到两位小师弟身边看着他们劝道。

“要不小师兄待会你在食物中下点药,把大胖子迷晕,等他醒了,万毒门应该也差不多被灭了!”洛云机侧头看向张小凡建议道。

身旁站着的师兄们全都挑了下眉,动作整齐划一。没想到小师弟竟胆子大到要迷晕田不易。

“你就不怕事后师父揍你?”杜必书看着洛云机笑道。当初可就是他独自一人将毒蛇谷给毁了的。

“……”洛云机听后嘴角抽搐了两下,转头看向张小凡。

张小凡叹了口气,“还是听师父的吧!不过……”张小凡的眼中透出一抹冷光。

不过什么,他并没有说,但是这并不妨碍吴大义他们对他的信任和支持。无论他要做什么,做师兄的定会支持。

毒蛇谷经过这么些年的修养,依旧是寸草不生。可见杜必书那颗异界种子的可怖能力。当他们看到田不易时,就见他正站在一处山头上,俯视着下方的山谷。

吴大义一行人,在洛云机磨磨蹭蹭中终于还是来到了田不易的身边。

在赶来的路上,田不易便想到万毒门和自家弟子的仇怨。知道自己当时的考虑可能并不全面,可现在确实需要更多的力量来抵抗兽妖。毒神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作为魔教四宗之一的万毒门将会是一个强力的‘队友’。

田不易转头看向小弟子,见他面色果然不愉,在心中叹了口气,“先看看吧!下面已经被那些怪物给占据了,如今还没见到万毒门的人。想来应该在宗门内。”

“我们要先去试试这些怪物的实力吗?”何大智看着下方谷内随处可见的怪物,想要收集一些情报。

田不易有些踌躇,“就是不知道这些怪物会不会追着你们不放!若真是那样,就不必了!”

“可总归是要与它们对上的!”吴大义看着那些怪物面色郑重地说道,“也不知道这些怪物是否受幻觉影响。我想去试试!若是可行,我可以让它们自相残杀,那就不用师弟们出手了。”

想到吴大义的‘影月’,田不易点了点头,“你们都注意点,若大义失败了,注意那些怪物的动向。一旦它们围杀过来,我们立刻撤退。”

“知道了师父!”

吴大义走到崖边,看着下方的怪物们,取出‘影月’横于唇边,一声悠扬清脆的笛声很快便在山头响起,随着微风飘落下方的山谷之中,悠悠地流淌直至在谷中回荡不绝。

看着那些怪物突然齐齐顿住,就在田不易他们屏住呼吸,准备随时逃离的时候,其中一只怪物突然发狠咬向了身旁的同伴,此举就如导火索一般,一息间,谷中的怪物便相互厮咬在了一起。

看着下方野兽般的厮杀,田不易等人的面上露出一丝喜色。只是,在这里他们并没有看到当初镇魔洞中护在兽妖身边的十三具骨妖,竟全是些杂兵。

“兽妖是进了谷中深处,还是他根本就不在这里?”田不易心中起了疑惑。

过了良久,何大智见吴大义有不支的迹象,掏出‘清风玉露’在空中连挥数下,身边的众人只觉得一道道微风不断从身后拂过,最终都聚集在‘清风玉露’的笔尖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