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早学
任凭弃宇宙如何说,周小凯终究还是将诛邪枪从巨龙体内召唤而出。

手里握着诛邪枪,心底委实踏实了不少。

待得那巨龙龙爪将攻击发出时,周小凯手中诛邪枪那么一挥,那两团光球被打了回去。

“这……诛邪枪竟然有这样的力量?”看着反击回去的光球竟然把巨龙撞飞了出去,周小凯眸子之中竟是惊诧,出声呢喃道。

“周小凯,这很强?”

“这难道不强?”

“不强,甚至有点助攻的意思?”

周小凯一阵不解,看向了巨龙落地之处。发现巨龙龙头之上,两个龙角之间站立着一道黑影,再那么定睛一看,看清了来人。

正是那半妖叶洛!

“周堂主,辛苦了。”半妖叶洛右手一挥,手中羽扇朝着周小凯所在之处飞了过去,一根根毒针破空而出。

周小凯一个翻飞避开毒针,手中诛邪枪往前一探,将飞来的羽扇一分为二。

“叶洛,今天那巨龙必须留下。”周小凯紧握诛邪枪,脚下一踏,朝着巨龙杀了过去,厉声大喝。

“巨龙本就是我麾下大将,只是在这白骨林等待一个有缘人助它化蟒为龙……”叶洛袖袍一甩,直接将诛邪枪打了开来,一掌拍向了周小凯后背。

“周堂主,后会有期……哦,你可能无法活着离开白骨林遗迹了。”

说到一半,半妖叶洛邪魅一笑,离开了白骨林遗迹。

周小凯刚准备追击,便被一头青牛怪拦住去路,青牛怪鼻子上套着一个圆环,鼻孔里大气直冒。

“青牛怪,我不想伤你,给我滚一边去。”周小凯手中长枪指着牛鼻子,眸子之中掠过一丝怒意,出声大喝。

岂料青牛怪嗷了一嗓子,牛蹄在地上狂蹬了起来。

“弃宇宙,眼下我该如何是好?我没有时间在这里白白消耗了……”周小凯纵身跃起,诛邪枪落在了青牛怪头上,传音于弃宇宙。

果不其然,弃宇宙压根没有搭理周小凯,直接归于沉寂。

“好,很好。我就不信我三炷香还解决不掉这青牛怪?”

周小凯身影一闪,杀至青牛怪身后,直接来了一招天翔牛斩,将青牛怪尾巴斩落。

尾巴当属青牛怪第一战斗力,首当其冲落了难。

然而,下一刻周小凯彻底不淡定了。敢情自己方才斩落的不是牛尾,而是青牛怪为了保护牛尾生出的障眼法。

“青牛怪,出手吧。让我看看你的真实实力……”

话说到一半,周小凯便被猛冲而来的青牛怪用牛角顶到了天上,诛邪枪倒是紧握在手中。

“这青牛怪有点实力,为何方才藏着掖着,果然奸诈。我也得苟起来,这样才能将胜算提到最大。”周小凯稳了稳身形,手中诛邪枪朝地上一点,华丽落地。

呼呼呼!

周小凯将冲击力卸掉,周身灵气萦绕,诛邪枪之上雷芒游走,霜寒之翼在枪尖,烈焰灼灼在枪尾,背后更是生出了羽翼。

“青牛怪,颤抖吧。我这巅峰战力,收拾你还不是轻轻松松。”

“人族小儿,你不就靠一杆长枪?有本事冲过来给我个痛快……”青牛怪牛蹄狂蹬地面,牛鼻子上大气直冒,出声喊道。

文学



这一喊果然激怒了周小凯,当然也与周小凯过于自信有着莫大的关系。

周小凯冲杀了过去,诛邪枪那么一抖,枪尖在牛皮上一点,旋即枪身抡在了青牛怪身上。

然而这一击恍若没效,青牛怪稳如泰山。一脚将诛邪枪踩在牛蹄下,牛尾扫了过来。

周小凯生生挨了一尾,直接倒飞了出去,一口血没忍住喷吐而出。

“周小凯,没事吧?”

“死不了,你不是不打算帮我?”周小凯听到是弃宇宙的询问,当即脸色一变,出声问道。

“周公子,说笑了。你倘若赴黄泉,我还得重新寻觅主人。一来,我懒得再去找;二来,下一个主人未必比你强。”

弃宇宙这番话说得,周小凯真想将前者赶出体内。不过想归想,作为进入白骨林遗迹的周小凯还是能够分清孰轻孰重的。

“弃宇宙,我如今诛邪枪也没了,如何对付青牛怪?”

“对付青牛怪不难,可对付它背后那个异人有点难。”弃宇宙从周小凯体内飞出,直接将青牛怪脑袋死死禁锢,传音道,“现在斩杀还是继续玩玩。”

“当然是现在了,迟则生变。”

周小凯话音刚落,弃宇宙神通一出,青牛怪龇牙咧嘴地瞪着周小凯,猛冲了过去。

冲到一半,轰然倒地。

“弃宇宙,多谢了。”

“周公子,你自己选的路一定要走下去。”

听着弃宇宙这句话,周小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一时说不出什么来。

青牛怪陨落,生机尽失,体内流淌的热血余温尚在,妖丹从体内浮出。

周小凯右手虚空一抓,将妖丹握在手中,凝视了三五息,转身扔给了大黄。

方才还吓得躲到别处的大黄,一看到妖丹,猛然扑到半空,将妖丹吞入腹中。

“大黄,妖丹你也吃了。待会遇到守白骨林遗迹的终极大佬,你先上。”看到妖丹彻底被吞下,周小凯嘴角微微上扬,摸着大黄狗头出声说道。

“周小凯,你不能这般无赖吧?”

“大黄,你我不过是各取所需。况且我周小凯何曾亏待过你,就让你做一次先锋冲锋陷阵没错吧?”

周小凯这么一说,大黄委实不知该如何回复。

“走吧,那个幕后大佬不一定很强。”周小凯继续前行,满嘴说着瞎话。

不远处,一间茅草屋颇为突兀地出现在道路一旁。

茅草屋门大开,缕缕炊烟升起,有着那么几分人间烟火味。

“周小凯,那里好香?我进去看看有没有能填肚子的食物?”大黄鼻子那么一闻,当即口水流了一地。

周小凯直接转过了头,看着大黄,挥手道:“去吧,那间屋子里应该安全得很。”

茅草屋中,老妪坐在灶旁烧着水,煮着粥……

听到狗吠,手中勺子直接掉落在地,疯了一般地往出跑。大黄看着这一幕,先是一惊,旋即一头扎进了厨房。

“屠狗了,屠狗了……”

老妪狂奔中,颇为清晰地吐出了一句话,传到周小凯耳中。

屠狗!?

“不好,大黄中埋伏了。”周小凯一反应过来,便朝着茅草屋急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