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抽的越快我声音越大 公交车最后一排入了我

早学
荒芜之海中央,闫灵儿轻举双手,外界一片喧哗。

“不...这不可能,尊魔之魂,实力可是抵达实境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败?”

目光死死盯着闫灵儿的苍生,看着闫灵儿的举动,心中顿感不妙,源脉依旧寸厘不动,闫灵儿却能够有所举动,绕以他不曾相信,也开始深深的怀疑自己。

“呼...”

周小离等人轻呼一口香气,凝视于荒芜之海的眼眸,终于微微放松下来,闫灵儿弱败,她们怕是极难做到幸免于难。

“源脉,五年,如果不行,便不妨就此陨落吧。”

闫灵儿凝视于眼前源脉,源脉另一侧,手心中央,释灵九阶浮屠塔微微散发光芒。

“浮屠灵决,第一重,吞噬!”

死死握着源脉的手掌之上,一股强横的吸收之力猛然散发而出,手中源脉一息之间,立即发出剧烈震颤,似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啊...啊...不,闫灵儿,快,快放了我,我可以追随你...”

文学


“啊...不...”

感受到闫灵儿手心恐怖的吸收之力,以及源脉以惊人的速度逐渐消退之时,尊魔之魂幻化的遮天凶兽,顿时发出凄惨的嘶吼之声,求饶之声。

对于尊魔之魂之举动,闫灵儿如若未闻,手中吞噬之力不减反增。

源脉之中,精纯的血脉之力,以惊人的速度,自闫灵儿手中的经脉融入百经十脉之中。

“桀桀...”

“咯咯...”

源脉的力量融入百经十脉之中,炎府内,混沌之地,墓碑之中,立即发出欢快的喜悦之色,显然是对于这股外界的力量进入体内,而感到格外的开心。

灵识俯瞰炎府以及百斤十脉,闫灵儿眉头微皱,预想之中的墓碑与混沌之地的争抢,未曾发生。

“怎么回事?”

源脉的力量进入百斤十脉,闫灵儿瞬息之间,感觉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力量,皮肤的韧性都在极速增强,这般感觉与之涅槃重生有着几分相似,也是如此,足以证明源脉带来的好处。

不过,越是如此,闫灵儿越发感觉不对。

源脉不假,当下的安静,便是体内那两道老家伙的假,这又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确实奇怪。”

血婧妍疑惑的皱了皱眉,炎府的安静,她也是说不出缘由。

“不管了,先吸收了再说。”

思量无果,闫灵儿重重的摇了摇头,吞噬之力在手中进一步增强,源脉立即以惊人的速度逐渐减少。

九尺!

...

六尺!

...

三尺!

...

九寸!

八寸!

...

五寸!

四寸!

...

伴随着手中源脉的逐渐减少,闫灵儿的百经十脉愈发膨胀。

膨胀同时,身体的韧性与力量,亦是增强道一个恐怖的境地。源脉从九尺之境,逐渐吸收之三寸之境时,炎府之中的安静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杂毛鸟,你难道不心动了吗?”

混沌之地,沙哑的声音响起,言语之中充满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味道。

“咯咯...心动?当然心动,不过,不是自己的东西,我可不会伸手。”墓碑之上,微光闪烁,飞行炎兽的轮廓愈发清晰,其内部,咯咯的清脆笑语传来,似是格外的轻松。

而他这般言语,立即引来混沌之地的桀桀笑语,不过言语之中,却是有着些许责备虚伪的韵味。

“自己的东西?啧啧...说的倒是真的好呢。”

“既是如此,那我便不客气了呢。”

混沌之地,肃然起敬的感觉瞬息发出,亦在同时,俯瞰与炎府的两道灵识,立即凝重。

“还是忍不住了吗?”

闫灵儿感知着百经十脉的不断增强,其中饱和度亦是在不断提升,如此状态,剩余的三寸源脉,吸收起来,却也极为困难,哪怕是闫灵儿体质极强,但也需要界辰。

而在这种时候,混沌之地的圣魔选择出手,让得闫灵儿知晓了他的真正用意。

没有源脉的入体,对于他而言,丝毫没有意义,而他也是深知闫灵儿的吸收能力,所以,当闫灵儿百经十脉逐渐趋向于饱和之事,那他的动手时机便是到了。

“你安心吞噬源脉,他们两位便交给我吧。”

血婧妍自是看得出闫灵儿的担忧,微微一笑,灵识俯瞰炎府,两道诡异的力量在炎府之中,逐渐弥漫,此等情况,大战一触即发。

“好。”

闫灵儿看了血婧妍一眼,对于后者,他无条件信任。

荒芜之海之中,手握三寸源脉的闫灵儿,缓缓坐下,眼眸看向于虚空之中的遮天凶兽,此刻的尊魔之魂安静,嘶吼,呐喊,,谩骂,早已消失不见,只是目光凝视于闫灵儿,瞳孔的转动,还可以看出他的生存气息。

嘴角微动,一抹笑意浮现:“尊魔之魂,认命了吗?”

虚空中尊魔之魂看着闫灵儿的举动,透露一抹无奈的韵味。

“除了认命,还能怎么办?”

“怎么办?你不是已经将办法落实了吗?”

“落实?桀桀...什么落实?这般让你吸收本尊源脉的力量,便是落实?你怕是撑傻了吧?”

尊魔之魂俯瞰与闫灵儿,眼眸之中显露出鄙夷,说完,遮天凶兽的头颅便是抬起,仰天而望,犹如临死前的最后倔强。

“呵呵...堂堂至尊魔,时值此刻,还在这欺骗于我这等小子。”

闫灵儿看着尊魔之魂模样,呵呵一笑,只是,他的言语,尊魔之魂便没有再次回复。

“还在装吗?”

“既是如此,不妨让你彻底死心吧。”

“七彩真殿,四殿镇!”

一息之间,身体之上的镇彩铠甲红色光芒闪烁,无形的威压瞬时自铠甲散发而出,继而笼罩整个身体。

血液流淌亦是减弱数分,而百经十脉之中的源脉流动的力量,立即减缓。

“七彩真殿,红殿,你小子的福泽倒是真的不浅呐,不过,获得他的,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方才倔强的遮天凶兽,突然间看着闫灵儿犹如自残般,将自己镇压起来,闪过一抹意外,但转眼又归于平静,看向于闫灵儿身体之上的红色铠甲,蔑视说道。

闻言,闫灵儿咧嘴一笑。

“我下场怎么样还不知道,但你的下场,怕是已经不怎么好了呢。”

“千貅金箍,破障!”

手中千貅金箍,光芒绽放,下一刻,一道深黑瞳孔自千貅金箍缓缓升起,凝视于闫灵儿的眼眸,犹如可以洞穿一切虚伪一般。

“秘...秘境之心。”

“释灵九阶浮屠塔,第五层,你...你居然收了荒芜秘境的秘境之心!”

尊魔之魂幻化遮天凶兽,看着闫灵儿缓缓升起的千貅金箍之中浮现而出的巨大瞳孔,面色终于大变,甚至,有着些许颤抖之意。

“认识吗?咯咯...不紧张,我可并不会抹杀于你,不过,用来喂养,倒是不错的选择呢。”

闫灵儿看着面色大变的尊魔之魂,笑着说道,下一刻,他也不再等待于回复。浮现于空的瞳孔光芒闪过,闫灵儿百经十脉瞬息浮现于瞳孔之中,与之错综复杂的经脉相比,其上,笼络的一层白色光点,则是显得诡秘许多。

“闫...闫灵儿,放过我,我可以做你内应。”

“我可以让苍生放你们离开,不对,我可以让苍生他们离开...”

“醒悟了吗?不过,晚了。”

闫灵儿仰望虚空,一抹冷冽,下一息,手握三寸源脉的掌心之中,一抹诡秘的力量,瞬息弥漫。

“浮屠灵决,第二重,净释。”

诡秘的力量以无形的姿态,顷刻间,将手中三寸源脉尽数包裹,与此同时,沿着经脉方向,流入身体之中,并在百经十脉之间穿梭,一息之间,上面的白色光点,便在瞳孔之中,逐

步清楚。

“混蛋,混蛋...”

“苍生,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闫灵儿,此子...此子不可留!”

荒芜之海之外,突然听闻自荒芜之海中传来的呐喊,众生心中顿时收紧,那般言语,亦如尊魔之魂的最后的绝唱。

苍生望着荒芜之海,此刻,荒芜之气逐渐消逝,这般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则,尊魔之魂收起荒芜之气,二则,尊魔之魂的力量,不足以维持这道荒芜之海。

眼前,尊魔之魂的“绝唱”,似是说明了一起。

“闫灵儿...”

“好一个闫灵儿,怪不得连圣主都如此重视,既是如此,那便给我死吧!”

“四品圣纹阵,饕餮转轮盘。”

苍生额头之上,青筋暴露,眼眸之中,血迹渗出,下一刻,天地之间,圣纹转动,诺大的荒芜之地,深渊之中,皆是在无形的力量牵扯之下,散发着无尽的荒芜,同时,牵扯之力,在无形之间,将这一片天地,形成一道诡秘的轮盘。

轮盘之上,一道遮天凶兽继而浮现。

吼...

仰天咆哮,天地一片震颤。

下一息,天地轮盘转动,中心,浓郁而诡秘的吞噬之力,逐渐释放而出,亦在此时,众炎者皆是发觉,体内炎力正在以诡秘的现象,逐渐消失。

突然之变,众人骇然。

血婧妍仰望虚空,天地之间,交辉相应的轮盘转动,犹如掌握这片天地。

眉头微蹙。

下一刻,狐爪伸出,道道诡秘的炎纹,逐渐凝聚。

轰...

炎纹构建片刻,一股强横的力量瞬时侵袭而出,划破虚空,顷刻间将上下轮盘瞬息切割开来。

“四品炎纹阵,逆转万物。”

切割虚空之中,道道炎纹上至天上轮盘,下至深渊,彼此交相错织。

轰...

又是一道惊天震响,天地转动轮盘,猛然停止。

远处苍生见状,心中猛然收紧,四品圣纹大阵,在眼前这古怪狐狸手中,居然能够瞬息破解,虽未曾直接破坏,但却让得他瞬息无果。

“可恶...”

“饕餮转轮盘,给我起...”

看着无果的苍生,妖娆的身姿,此刻显得些许崩溃,而在她手中圣纹融入大阵之中瞬间。

突然,轮盘转动,看见如此,苍生刚欲笑起,但旋即发现,轮盘转动之后,自己的魔气力量,瞬间开始减弱。

环顾而视,四周魔灵皆是发出痛苦之色。

再而看向地轮盘之中,道道圣纹师浮现于面,一眼望去,苍生立即看出轮盘之中问题所在,不过,内心崩溃的撕扯天地般怒吼道。

“铁杉...你个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