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儿子的东西比丈夫还要大

早学
海里忆看着他继续问道:“你知道,我为,何存在吗?”

兰怀明看着她摇头。

海里忆看向所有人,淡淡的道:“我是,域灵所育,懂了吗?”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包括顾暖与宫未离。

特别顾暖,她看过她的记忆,但并没有这一段,所以并不知道。

域老叹了口气道:“域灵几百万年来,一直都在域灵山内未出世,由我们所守护。”

“五百多年前域灵孕育了圣女,域灵离不开圣女,圣女也离不开它。”

“域灵一但离开域外超过十年之久,域外将会逐渐毁灭。”

“你们,也将逐渐消失在这六界之中,还想夺域灵么?”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白家主看着海里忆出了神。

兰重明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眸低垂着。

路家主回神看着他问道:“为何以前从未听你们提起过?”

难怪当初大家抢夺域灵时,它会变得了暗淡,而到了圣女手上,便就恢复了。

“因为,从没想过,你们会生出这样的野心。”

域老看了一圈道:“域灵是谁带出域外的,自己站出来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出来。

“要不是圣女及时找回域灵,那这域外早就没有如今这番模样了。”域老环视了一圈。

顾暖看了下道:“怎么可能会自己站出来,如果会,就不会有如今这般情况了。”

海里忆看了一圈,闭目感应,却也是一无所获。

皱起眉不停的想着,她如果想要探视什么,绝对不会出现这一无所获的情况。

顾暖握住她的手,鼓励道:“再试试。”

只要是人动的人,不会什么都看不到的。

海里忆对她笑了下,点头继续感应。

慢慢的看到了域灵是怎么从域灵山中出去的,怎么到的神界。

睁开眼看向路家主,“路冲,如今何在?”

路家主愣了下,“你的意思是,是冲儿盗的域灵?”

“不可能,他没有那本事。”

他并不知道有这事,他也绝对不相信路冲做的。

“不是他,找他而已。”海里忆看向兰重明,让他去把人带过来。

兰重明看了一眼地上的兰怀明,点头带着人走了。

路家主想了下,跟了上去。

域老看着这一地的尸体,皱了下眉,挥手让各家的人带回去。

宫未离看了眼白家主,打量了下,这小子的气运不错。

白家主见他一直看着自己,不由的皱了下眉。

他可是掌管运势的天神,这样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宫未离收回视线道:“暖暖,我们进去吧,这里让阿忆自己解决。”

他们毕竟不是域外之人,该帮的已经帮了,所以还是别参与了。

顾暖看向海里忆,摸了下她的头道:“只要我不离开域外,你自己就能进去,那我们进去等你。”

海里忆拉住她的手摇头,“一起,事关神界。”

“嗯,何意?”顾暖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这关神界什么事?

她虽是天神,掌管天劫,但也没有一定要管神界其他的事吧。

海里忆拉着她等着,等兰重明将路冲带了过来。

路冲看着她的目光有些闪躲。

海里忆将绸丝给顾暖,让她帮自己系上。

然后看着他问道:“为何,要打开,域外,连接神界,的通道?”

路冲愣了下道:“不是我找开的,我也没那个本事打开这条通道。”

“自然知道,这人是谁?”她所看到的,只有他,并没有其他的了。

域灵是自己顺着通道自己离开域外的,然后让那头海灵兽所吞。

这也是她一直无法感应到它存在的原因。

路冲摇了下头,“我没看到过他,他只给了我那个灵器,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那个灵器在开了通道后,便也消失了。”

“是男是女?”顾暖想到了渡玲,但她好像又没有这个本事。

毕竟她在兰重明手上都毫无反抗之力。

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他是在哪给你的灵器?”

如果知道,那她就可以顺藤摸瓜了。

路冲想了下道:“西方果林里,那并没有人。”

顾暖看向海里忆,“是那个我们摘果子的林子吗?”

海里忆摇了下头,“并不知。”

顾暖看着路冲道:“你带我们过去看看。”

“啊,现在去,也看不到什么了呀,都过去这么久了。”路冲懵懵的看着她。

“这你不用管,只管带我们过去就行。”顾暖看向海里忆又道:“阿忆,你在这里等我们,我去帮你把人找出来。”

海里忆点头,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了,家族之事,由域老处理就好。

但她也没有要求一起去。

宫未离揽着顾暖,拎着路冲往西方去,看得路家主脸都黑了。

“放手,我自己能走。”路冲挣扎着,被这样拎着,他不要面子的吗。

宫未离睨了他一眼,那眼神让他瞬间安静了。

来到他所说的果林,还真不是他们上次拉摘果子的那个。

顾暖看了一眼问道:“还记得是多久之前见的面吗?”

路冲看了宫未离一眼,咽了下口气道:“大概百年前,当时这果林正是开花之际。”

顾暖看着已经成熟的果林,也不知道它们记不记得。

一直问了进去,最后在中心位置问到了信息。

对方面全黑衣包裹着的,比路冲先到,也是等路冲走后才离开的。

顾暖一路问到了他最后到的地方,是一处悬崖下。

宫未离看了下道:“不深,下面有一处洞穴。”

顾暖点头,看了路冲一眼,就和宫未离俩人跳了下去。

路冲想了下,也跟了下去,“你们等我一下啊。”

“你跟来做什么。”顾暖瞥了他一眼,也不需要他回答。

手握洞边的藤蔓与之共忆,去看来人的长相。

看过藤蔓的记忆后,看向了路冲,“你知道脸上有一个长毛

文学

痣的人吗?”

路冲想了下道:“那应该是方家家主,只有他鼻子上长了那么个玩意,怎么了?”

“那走吧,我们回去了。”她可以确定的是,刚才动手的所有人里,并没有这个方家家主。

看了洞里一眼,朝宫未离使了个眼色,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