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屁股h校草上课&扛起白嫩双腿进去她的身体

早学
就如徐仁所预料的那样,为了加快撤离的速度,大荒王朝大军兵分三路向莽苍高原撤离。

其中第二路大军的先头部队是最快的,因为是荒原,非常适合骑兵行进,所以骑兵都选择走这边。除了骑兵,还有一些重型的攻城器械和伤兵,也都从这边走。

从山谷撤军的都是步行军,山谷的路比较难行,步行军比较轻快,所以更容易通过。

最后是桑隆带人走水路,这里其实是距离莽苍高原最近的,而且水流也不急。

桑隆在带着百万大军攻打玄武城的时候,便已经给自己想好了退路了,他让人在这条河边留下了船只,真要是兵败了,也可以从这里快速摆脱追兵。只不过,恐怕就连桑隆自己也不会想到他所预留的这条后路,这么快就用上了。

“将军,前方并没有发现玄武城的埋伏,应该是安全的,我们再走几十里,就能到莽苍高原边界了。”

大荒王朝的第二路大军中,一个中年将领骑在马上远眺,在他的前方有一骑探马,正向他汇报前方的情况。

那骑在马上的将军轻轻点头,这与他的预料也差不多。这条荒原路虽然比其他两条路都要长,相对来说却是最安全的,因为荒原之中一马平川,敌军很难再途中设伏。

“大军全力赶路,不要有丝毫的耽搁。”

那骑在马上的大荒王朝中年将领一声令下,而后这支大军开始全力赶路。

大荒王朝的大军在荒原中越来越深入,他们甚至已经看到了莽苍高原的边界。

嗡嗡嗡——

可就在这时候,不断有灵力波动传出。

下一刻,一座座阵法形成,将不少大荒王朝的大军都笼罩在了阵法之中。

“这个阴险的徐远侠,既然在这里设下了伏击阵法。”

这支大荒王朝大军的领军将领忍不住大骂起来,谁能想到在平原中没有兵将设伏,却多了阵法拦路。

当然了,这也是该着他倒霉,大军正好踩在了敌人的阵法上。

“杀出去!”

那被困阵法之中的将领一声大喝,而后带着人疯狂地向阵法法起了攻击。

只不过他们这支军队骑兵较多,随军的修士却并不算太强,毕竟主帅桑隆不在这里,其他人的命可比不上桑隆。

叮铃——

就在那些被困在阵法中的大荒王朝大军着急的时候,空旷的荒原中响起了清脆的铃音。

吼吼——

伴随着那清脆的铃音,大荒王朝大军周围突然出现了不少妖兽。

这些妖兽的实力也不算太强,但是数量庞大。

这自然又是徐仁的手笔,他预先在路上布置了不少阵法,并且还抓了不少的妖兽,只等着那大荒王朝的大军到了便展开厮杀。

不过,现在徐仁却不再荒原之上,用驭兽铜铃控制妖兽的乃是萧近山和小囡儿这父女二人。

这两个人跟着徐仁的时间都挺长,徐仁对他们完全信任,所以直接就将驭兽铜铃的使用方法告诉了他们。

妖兽出动之后,大荒王朝的大军立刻就乱了起来

文学



有些大荒王朝天兽仙门的修士也释放出自己的妖兽,想要抵抗。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似乎已经忘了当初徐仁曾经策反过他们的妖兽了。

叮铃——

只等着大部分天兽仙门的修士都释放出了自己的妖兽,便又传来了清脆的铜铃声。

一时间,荒原之上烟尘四起,妖兽的怒吼、战马的嘶叫,还有大荒王朝兵将和修士的惨叫声混合成了一片。

————

“城主大人,他们来了。”

玄武城通往莽苍高原的山谷谷口处,一骑探马正在向玄武城城主徐远侠汇报。

“很好,都听我的命令,我不说动手,谁也不虚暴露自己。”

老城主徐远侠摩拳擦掌,他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上阵了。当然,这一次也不用他上阵厮杀,他只要展会大宁王朝的大军和随军修士作战就可了。

徐远侠看到大荒王朝的大军越来越近,他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激动。

“攻击!”

等大荒王朝的大军几乎全部进入山谷后,徐远侠一声令下。

下一刻,山谷两侧射出了不少箭矢,那箭矢就像是狂风暴雨一样,直接落在了大荒王朝大军的头顶。

“不好,敌袭,全军防御。”

大荒王朝的率军将领听到周围都是恶风,立刻就明白大事不妙了,于是也在第一时间扯开嗓子大喊起来。

大荒王朝的大军也是训练有素,很快便反应过来,展开了防御。

“放滚木!”

见到箭矢对大荒王朝的大军伤害越来越小,徐远侠立刻开始下达第二道命令。

随着徐远侠一声令下,无数脸盆粗细的原木从两边的高山上滚落了下来。

大荒王朝的兵将见那些又粗又长的滚木,一个个都荒了,这东西要是落在身上,即便是不死也得残废。

“淋棕油!”

滚木落下到山谷之后,徐远侠又是一声大喝。

下一刻,天空下起了雨,那当然不是真的雨,都是大宁王朝玄武城守军洒下来的棕油。

大荒王朝的兵将在一瞬间就惊恐了起来,之前那几波攻击他们勉强还能接下来,可如今这波攻击虽然对他们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是谁都知道接下来大宁王朝玄武城的人想要做什么了。

“点火!”

就在那些大荒王朝的兵将惊恐的时候,传来了徐远侠冷酷的声音。

腾——

随着徐远侠一声令下,无数包裹着油棕并且已经点燃的箭矢都射到了山谷之中。刹那间,山谷变成了一片火海,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徐远侠背过身形,为了守护自己的国家他不得不冷酷,可即便如此,见到那些不停在火海中挣扎的生命,还是会于心不忍。

在大荒王朝两支大军都遭受阻击的同时,由桑隆亲自率领的那一支大军也到了水路之上。

这一路的人数其实是最少的,但是高阶修士的数量却是最多的。

上了船之后,桑隆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觉得只要自己上了船那就安全了。

嗡——

然而,就在桑隆觉得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候,却感受到了一阵微妙的波动。

下一刻,原本就不深的水路却出现了风浪,而且风浪还挺大。

桑隆乘坐的船只在水路上颠簸,这里的水不深,所以他们的船也不大,根本就没有多少抵御风浪的能力。

很快那些小船纷纷被掀翻了。

其实主要是因为这些人并不擅长驾驭船只,要是换成水军,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后果。

在那些小船被掀翻之后,周围的温度在一瞬间骤降了下来。

凡是有大荒王朝大军和修士的地方,都在一瞬间结成了冰块。

不光这些兵将和修士被冻成了冰块,方圆十几里的河道全部都冻成了冰。

这次徐仁也是下足了本钱,不光徐远侠给他的灵石都用光了,自己还搭上了不少。

砰砰——

一片突破的冰块中突然传来了闷响,紧接着几道身影破冰而出。

能够破冰而出的自然都不是普通人,他们之中修为最低的也达到了来洞府境。

对于这样的结果,徐仁也并没有在意,因为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这巨大的寒冰七绝阵覆盖的面积是大,威力却并不及他在战场上所用的寒冰七绝阵。只不过在这里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有水,只要将大荒王朝的兵将都弄到水里,然后冻起来就行了。在如此的低温之下,那些大荒王朝普通的兵将根本就没有什么活路,就算是修士,修为差一点的也只有死路一条。只有凝窍境以上的修士才能抵御这里的寒气,而要冲出寒气,就得有柳筋境的修为才行了。

当然,就算是柳筋境修士,想要破冰而出也不容易。不过若是实力达到了洞府境,仅凭这些寒气就很难将对方困住了。但是经过刚才的一冻,他们就算是没有受伤,在破冰而出后也得适应个一时半刻。

而趁着这个工夫,寒蝉已经出手了,数道冻气直接打向了那几个破冰而出的大荒王朝洞府境的修士。

那几个洞府境修士才从冰里出来,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有两个刚刚跨入洞府境的修士直接就被寒蝉的冻气击中,身形再一次落到了冰面之上。

寒蝉所释放出来的冻气可不是普通的寒气,就算是洞府境修士一旦被击中也想要挣脱也得花费很长的时间。

徐仁显然并不想给这些人这么长的时间,就见他一抖手,几道紫光便飞向了那几个身躯被冻住的大荒王朝洞府境修士。

徐仁掷出的紫光速度非常快,那几个被冻气冻住的大荒王朝洞府境修士还没有反应,那紫光便已经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轰隆隆——

那紫光才与大荒王朝修士的身躯一接触,立刻就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而后那几个被冻住的大荒王朝洞府境修士身躯直接被炸碎。

不光他们的身躯被炸碎了,剩下的残肢断臂上还燃烧着紫色的火焰。

徐仁掷出的紫光非是他物,正是附带着涅槃之火的天雷子,所以那紫色的火焰自然就是小囡儿灌输到天雷子中的一丝涅槃之火了。

涅槃之火霸道无比,哪怕只有一丝,也足以让洞府境修士殒命了,更何况那修士的全身还都被寒蝉的冻气给冻住了。

如此惨不忍睹的画面让那几个幸免于难的大荒王朝洞府境修士顿时没有了战斗之心,此时他们只想尽快离开,什么大荒王朝大军,什么三军统帅,哪里有他们的性命重要。

然而,这几个洞府境的修士就算是想跑也没那么容易,寒蝉的冻气铺天盖地,同时徐仁也控制着寒冰七绝阵展开了攻击。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几个洞府境中期的大荒王朝修士逃离了阵法的控制。

不过这几个逃出去的修士也早就被徐仁的阵法和寒蝉的冻气吓破了胆,他们在重获自由之后立刻头也不回地逃之夭夭了。

徐仁让寒蝉将那些被冻成冰块的大荒王朝兵将都分出来放到了岸上。

之后便有不少玄武城的兵将拉着马车过来,将那些人都拉回了玄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