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第一次做,在医院里被强高H

早学
李治出现在小王庄,王恶是知道的,只是没兴趣理这小屁孩。

看到噶尔·东赞的一瞬间,王恶就明白吐蕃的用意了。

招揽王恶。

如果不成,不介意顺手毁掉。

“胆儿够肥的,你就不怕再被宰一次?”

王恶瞟了噶尔·东赞一眼。

手有点痒痒,真怕忍不住出刀。

噶尔·东赞饱经风霜

文学

的面孔上露出了诚挚的笑容:“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蓝田侯应该不至于没那个气量吧?”

王恶笑笑:“本侯不是儒家子弟,你也不是额的朋。有没有气量,只看本侯心情如何。”

噶尔·东赞无奈了。

跟这号拗人讲话,累!

“不讲我到府上喝茶?”

王恶翻了个白眼。

当耶耶是老憨呐!

噶尔·东赞出入别的大臣府邸,一点问题不会有,唯独出入蓝田侯府,会给王恶带来天大的麻烦。

整个火器体系都装在王恶脑子里,你以为小王庄就没有百骑的人手?

幼稚!

“有话说,有屁放,本侯还没和你熟到那地步。”

真是一点颜面不给啊!

噶尔·东赞面对这油盐不浸的家伙也无奈,只能压低了声音:“赞普邀你去吐蕃,只要你愿意,你就是吐蕃的一字并肩王。”

王恶忍不住大笑:“一字并肩王?这价码不低啊!可惜,噶尔·东赞你饱读诗书,应该知道有史以来的一字并肩王从来没有好下场。”

噶尔·东赞的脸都绿了。

别人的关注点在一字并肩王的权势与荣耀,怎么你就偏偏关注不得好死这一点?

你到底有多怕死?

好吧,大名鼎鼎的韩信,最后可不就给吕稚弄死了么?

……

李世民早就接到了百骑的奏报。

对于李治的胡来,李世民略为不喜。

就是栽赃陷害也没那么蠢的!

倒是没想明白,王恶哪里得罪了稚奴。

吐蕃来招揽王恶,倒是在李世民的意料之中。

以王恶的秉性,肯定不会去吐蕃的。

即便语言不是问题,王端正也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放着繁华的长安不呆,跑去冷清的逻些?

搞笑。

至于说暂停小王庄铁路技校招生、暂停小王庄学院簿记班与物理班,本身就在李世民的预计范围。

王恶说的理由真不是托词。

弄别扭归闹别扭,王恶终究没有出格的行为。

“告诉铁九十七,百骑在小王庄外围加强防护,认真甄别出入人员的身份。”

……

小王庄上,昆仑奴与史可郎、护卫们提高了警惕,严防外人潜入。

噶尔·东赞的出现,太突兀了,王平他们的护庄队都没查清楚他进入的路径。

王恶细细思量了一番,指出小王庄护庄队的视线盲区。

别忘了,小王庄是毗邻渭水,对面是泾阳县,噶尔·东赞只需从泾阳找一叶扁舟便可潜入小王庄。

虽然王恶没有责难的意思,但是王平依旧自责不已。

那么多年居然没注意到这大漏洞,自己是有多无能!

咬牙切齿的王平被婆姨数落了一通,干脆连续几日在渭水河畔蹲守,终于在寒风呼啸的夜晚逮到一个潜入小王庄的蟊贼。

顺理成章地,小暴脾气的王平将他揍成了猪头,审问之下才知道,又是来找王恶的。

问出处,死活不说;听口音,略为怪异。

王平想一刀了结他,却被护卫队的同伴劝了下来,于是将人押到祠堂,让人请王恶过来。

王恶却是在被窝里纹丝不动,只是懒洋洋地发话,让王平送官。

天色渐亮,乡长王狼得到消息,匆匆赶来,准备将蟊贼押送蓝田县衙门,却被及时赶到的百骑转手接了过去。

论审讯,百骑才是专业的。

王狼仔仔细细地问明白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匆匆踏入蓝田侯府。

王老实看见老伙计,眉开眼笑的让钱进给王狼盛粟粥。

待粥微凉,王狼一口喝完一碗,重重地放下碗。

“昨夜你就感觉不对了?”

王恶微微一笑。

做了十几年官,要是这点警觉都没有,不是白在官场打滚了?玩脏的,脏得过官场么?

王老实不负老实之名,满眼的茫然,不知道他们在讲甚么。

王逸仙瞬间反应过来了:“有人要害王恶?”

王狼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王老实听不出异常,王逸仙已经柳眉倒竖:“怂恿王平来找王恶?这样一来,瓜田李下,就能坏了王恶的前程?”

王狼吐了口大气:“嫂嫂莫恼,心存歹念之人,额会调去玻璃作坊搬砂子,并让人盯紧了他。”

王恶抬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土默川甲字里,自从常晋、王二虎回来之后,小王庄便再没关怀过他们了,有点不太合适。”

王狼咧嘴笑了。

别人要说这话,王狼能一个大嘴巴扇过去。

是王恶,那就不一样了。

自己看着长大的侄儿,有手段、能下得了狠心,难怪可以在朝野掀起阵阵巨浪。

自己家那两个愣头青,有这样的兄弟,有福了。

随着某个庄民被派遣去草原上之外,小王庄又恢复了平静,

……

“郎将,审出来了!”

符强呈上供词。

百骑的审讯能力是毋庸置疑的,铁打的汉子也熬不过三天。

霍燃将供词细细揣摩了一遍,脸上露出微笑。

果然,盯住王恶周围,就能逮出一堆的功劳。

之所以没逮噶尔·东赞,是因为吐蕃好歹是称臣了,算大唐的藩国。

幕后人物,是老朋友了,鬼室福信居然敢大摇大摆地进入杜陵,有点看不起百骑的能力啊!

鬼室福信的相貌上与唐人没有明显区别,可是,纵然他的唐话学得再好,也难免带一点百济口音。

连那个蟊贼自己都不知道鬼室福信的具体位置。

但是,有大致的位置就足够了!

至于小王庄假借结对的名义流放出去的庄民,霍燃也仔细地调查过,竟然与岐州方向有关。

有趣,某些前朝余孽,还不死心啊!

百骑的大队人马出动,几乎调集了所有老手,从外头将杜陵团团围住,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排除,在密集的筛选下,鬼室福信也终于显露了端倪。

谁也没想到,那一个应该早就在倭岛府的鬼室福信,竟然在杜陵呆了四年,还成为一个颇有名气的诗人。

甚至还有不少女子看中了鬼室福信的才气,若是不暴露,没准鬼室福信都能成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