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就想站着要你

早学
这般牵扯,到底是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心底的那隐约的喜悦也是他忽略不掉的。

如今之计只有先破开法阵离开此地再议他事。

对于这个阵法他到时候有点印象,不过,阵眼不好找。那人还真当他是软柿子,随意揉捏呢?桃花眸闪过阵阵冷意,他倒是耐不住性子了。

“公主”看向凤曦羽的时眸中的冷意消弭反而染上了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温柔。

凤曦羽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那些画面给她的冲击太大,冷静下来后心中的盘算就不曾停下。面容上的冷意越来越甚。

“公主,

文学

对于这阵法可是有什么见解”

凤曦羽这才回过神来“见解倒是不多,倒是觉得国师的仇人挺多,本宫才刚入这天京,便因国师入了这个阵法”

这话君曦寒还真的没法接,她确实受他所累。师傅不是说,他的义女端庄雅静,怎么在他看来,倒是伶牙俐齿呢。

看到君曦寒这般,凤曦羽心中更是起了些恶趣味“看来这个和亲国师并不怎么不满意,不然怎么这样,本宫可是赔出了一生的幸福来到这里,那把要本宫命的刀倒是时刻悬在头顶”

“公主不必忧心,曦寒定会护住公主”君曦寒被噎的哑口无言,一脸认真对着凤曦羽许诺。

凤曦羽看着君曦寒,莫名的,她总觉得他眼里少了什么。挥了挥手笑道“罢了罢了,本宫就是开个玩笑,国师不必当真”

堵在心口的那股不适被凤曦羽一捉弄也随之不见。轻笑“多谢公主好意,是曦寒狭隘了”

“你倒也不笨,嗯,你该多笑笑的”

君曦寒一脸诧异,她似乎在调戏他?

听言君曦寒眼帘低垂,遮住了眸中的诧异和孤寂“为何?公主不曾见过我,又怎知曦寒该多笑笑呢”被囚禁在这座充满算计暗流涌动的城中,又如何会笑?

看着君曦寒身上所散发的孤寂感,凑近某个人的耳边,感受到某个人呼吸一窒,戏谑道“只是想见一下世人所称赞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公子笑起来究竟是有多好看罢了”红唇又君曦寒的脖子轻吹了一气。

把君曦寒连忙退离了好几步,热意快速的窜上了脸,给那谪仙的面容更是加上了几分艳色。

某个人调戏完又正色到“倒是这个阵法,我似乎在父亲的藏书中见过”

“。。。。。。”是他脸皮厚不过她,深吸了一口气。

凤曦羽笑了笑才道“我记得那古书所言曾有一阵法名为“往生”,此阵法一旦启动,阵外时间停滞,入阵之人可见前尘往事,但出去后便会淡忘里面的内容”

“而且设下这个阵法必不可少的一物,常人难以抓到甚至都不曾听过,它出自招摇山”

眼眸扫了一眼君曦寒“古书有传,曾有一怪名为狌狌,其为白耳猴形,晓人言,如人一般直立行走,可通古却无法知今”

“所以,阵中所现之事全都是真的”君曦寒认认真真的看着凤曦羽,似乎要在他身上找到答案。

受不住他灼热的目光偏开了头,又赌气似的回望了过去“是,这个阵法看来是为了本宫和国师专门定制形成的法阵,那么破解之术也定在你我身上”

听到这个答案君曦寒不得不承认,所谓的北祁公主并非自己说想的那么胸无点墨,想自己同师傅一起修炼至今,应当要有师傅般宽广的胸襟才是,而他却——当真是自愧不如。

凤曦羽喊了好几句君曦寒才回过神来“抱歉,是在下不对”

突如的道歉令凤曦羽一愣,也没有多说什么,温声道“你我先把所了解的整合之后再寻解决办法”两个人便讨论了起来。

“归根结底,你我还是要先找出阵眼,不过,要找出这个阵法阵眼必然要破除那三十三重幻境你我才能真正的靠近阵眼”君曦寒夺回话语权。

“这的确是目前唯一能想到的破解方法了”

“三十三重幻境,一旦你我迷失其中,便再也回不了现实了,公主可有心里准备”

“不过是以命相博,有何不敢,不过看国师这胸有成竹的模样,本宫想要同你做一对完命鸳鸯都不行”

“。。。。”又是他说不过她,无奈一叹,又交代道“在幻境内公主只需守住心神不被迷惑,其他交给我来”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一遍想着手上也不停画了一个阵法在他们之间。

二人盘腿面对面相坐,闭上眼御气封住了五觉进入幻境,不同外面的喧嚣与烟火气,出现在他们眼前赫然是两座巍然屹立的宫殿,一个孩童跑来拥住他们,喊着爹爹娘亲......

在他们进入幻境后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都冒出了金光,星星点点的慢慢浮现出了一男一女的样貌,他们的魂灵太过虚弱,一点点动静都让他们的魂灵晃了晃。

伸手想要去触碰对方还是被阻止,无论他们有多近,那一堵墙还是隔绝了他们,二人都是惨然一笑,只是看向对方的眼眸中都是溢出的爱意。

“现在的我比倒是比以前勇敢了很多,也弥补了我曾经的遗憾”看向那张和自己相同的面容,凤曦羽艳羡的笑了笑。是啊,不同了!

“保护好她,用尽全力;好好爱她,别让她受伤”对着君曦寒说道。

“这是我们最后能为你们做的了——”

二人的魂灵晃来晃去的,自脚底开始幻出金光缓慢的消散,两个人都想着对对方多说几句话,只是,全都听不到,消散前凤曦羽只看到了君曦寒的嘴型,他说“夫人,我爱你”

“...”一句我也是还未出口二人便化成点点星光进入了君曦寒和凤曦羽的体内。。

幻境也随之慢慢瓦解,凤曦羽的眼角在无意识的流了一行泪。而君曦寒也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