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内裤进去了h,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早学
掌柜的伸手一指从楼梯上下来的姜临风。

明翔一看自家爷,连忙迎上来,指着那两位公子

文学

道:

“公子,渡口仅有的几条船,都被旁人预订了。

幸好,这两位公子听说咱们着急赶路,同意让咱们搭他们的船一起走。”

落蕊仔细打量这两人,见他们穿着打扮相似。

皆身着质量上乘的白色如意云纹缎袍,宽衫广袖,腰间佩剑。

一绺黑发用长长的蓝色缎带束起,剩下的便自然的垂在脑后。

飘逸洒脱,逍遥如仙。

要一间房的那位,身量与姜临风有些相似。肩宽背阔,壮硕健美。

另一位稍嫌单薄,但也清瘦挺拔,相貌俊秀,自有风韵。

看两人的神色,坦坦荡荡,不似奸邪之辈。与他们同行,倒也可以安心。

“在下林江,谢过两位兄台。这渡口就这一间客栈,两位兄台若不嫌弃,在下匀出一间房给两位可好?”

姜临风抱拳,朝一间房公子笑着说道。

又转身低声问落蕊:

“蕊儿,委屈你跟疏影和暗香一起睡,可好?我正好也不放心你一个人睡。”

落蕊轻轻点点头。

那位心愿得逞,贼兮兮地嘿嘿笑道:

“在下王南飞,谢过林公子。”

转头冲另一位做了个鬼脸,一副“看吧,看吧,还得跟我住一个屋”的得意样子。

另一位面无表情地斜了他一眼,脸上明明写着“行,你赢了,你厉害,晚上敢闹我,看我不拍死你!”。

他也抱拳对姜临风道:“在下王北飞,也谢过林公子。”

暗香在旁边偷笑:

“你们两个,怎么一个要往南飞,一个要往北飞?是要分道扬镳,散伙了吗?”

众人一起笑了出来。

这名字一听便不是真名,出门在外,谁会将真名示以陌生人?

别人知道,也不会戳破,也就是暗香心直口快,说了出来。

落蕊轻叱一声:“暗香,不得无礼。”

暗香一吐小舌头,躲到疏影身后去了。

王南飞一点也不介意,依然笑得温雅柔和,让人如沐浴在和暖的春风之中。

“无妨,无妨。小姑娘倒是爽直大方,伶俐可爱。都是这只小燕子爱与我唱反调,大家不要在意。”

说完,他亲昵地揉了揉旁边小燕子公子的脑袋。

小燕子恶狠狠地瞪着他,挥手打开他的狗爪子。

王南飞不以为意,宠溺地回望着他,笑容灿烂得,像个捡了便宜的二傻子。

“王公子,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不如坐下来一起用膳吧?”姜临风玩笑道。

明日便要一起乘船,走一段不短的路程。

一起用膳,恰好可以先联络一下感情。

“当然是好,在下何其有幸,能与几位一起用膳。”

王南飞闻言,也不扭捏,拉着小燕子坐了下来。

姜临风与落蕊本来也不讲什么主仆有别、上下尊卑。

出门在外,就更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当下明飞与疏影他们一起上桌,点齐饭菜,便吃了起来。

“你不好好吃饭,眼珠子扒人家身上下不来了?”

小燕子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拿手挡在王南飞眼前,嘴里嗔怪着。

“我只是看这位小公子,生得实在是清秀俊俏。

脸皮嫩得像小姑娘一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怎么,你这就吃味了?”

王南飞轻轻拨开小燕子的手,另一只手轻柔地擦掉他嘴角的一点油渍。

那动作,自然流畅,一气呵成,一看便是日常做惯的。

“来,来,别生气了。吃一口银耳莲子羹,美容养颜。

多吃几口,兴许你的脸皮,也能跟这位小公子一样柔嫩爽滑……”

王南飞舀起一匙莲子羹,凑到小燕子嘴边,柔声劝着。

明飞和疏影他们几个,本来还怕落蕊尴尬。

可是瞅一眼女扮男装,浑不在乎,还有些饶有兴味的落蕊,再瞅一眼脸色涨得通红通红的小燕子公子。

几人个个捂着嘴,憋笑憋得脸也红了。

“呸,把你的手拿开,谁要跟她一样?

你这个傻子,你就看不出她明明是个……,哪有你这样盯着人家看的?”

小燕子推开王南飞端汤羹的手,附在他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

王南飞愕然睁大眼睛,转头又仔细打量了落蕊一眼,顿时恍然大悟。

他连忙收敛神色,抱拳道:“这位公子,在下失礼了。”

小燕子又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乎很想上去,挖下他那两只不老实的眼珠子。

姜临风轻咳一声,低声笑道:

“无妨。既然公子看出来了,在下也不隐瞒了。

这是家妹,与我在外行走时,一直做如此装扮,这样行事方便些。”

“理解,理解。”王南飞爽朗一笑。

他确实是个真正的正人君子,看清落蕊是个穿着男装的女娇娥后,眼神便再不往她身上瞟一眼。

落蕊低垂着头,掩嘴偷笑。

这两位似不食人间烟火般飘逸如仙,性情洒脱,磊落坦荡。

王南飞,一颗心全在小燕子身上,絮絮叨叨,关怀宠溺之情毫不掩饰。

小燕子,温和俊美,心细如发。

明明很在意王南飞,却要装得不耐烦他,对他的关怀宠溺也不假辞色。

实则心里很是依恋他,恣意享受着他的关爱。

一对活宝,还真是有趣。

看来这一路水路行程,不会无聊了。

第二日一大早,两方人一起用过早膳,又准备了船上需要的生活物品,便登船启行了。

暖风和煦,阳光照在水面上发出清凌凌的光。

姜临风担心落蕊晕船,没过多久,便来到她和疏影、暗香三人的房间看她。

风浪不大,船在江面上行驶得很稳当,落蕊并没有太多不适的感觉。

姜临风看她状态还不错,心里也放心了很多。

把疏影和暗香两姐妹赶到外面去晒太阳,他在屋里边喝茶边与落蕊闲谈。

“蕊儿,你看着王公子和小燕子那样,不觉得奇怪吗?”

姜临风想起王南风和小燕子昨日的形容,不禁哑然失笑。

“有什么奇怪的?”落蕊反问。

“他们两个……”

姜临风吞吞吐吐,似乎觉得,这个话题在落蕊面前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