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h系列辣文n,在车内揉搓她的双乳

早学
繁华的街道背面是一家谈不上生意有多么兴隆的夜总会,若有人从那里过就一定会看到衣着单薄大胆的男性或女性在门口练拳或是搔首弄姿。

当然,也有那种只负责站门的礼仪小姐,那是这片动态区里唯一的静态。

一个逛得颇为满意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离开了这片闹区,而在他走在胡同里打算点根烟的时候,有一个人向他走来。

他没有在意,以为是路人,但对方却径

文学

直走到他跟前说到:“我观察你很久了,你经常来这儿?”

开启的话不对,男人立刻警觉起来:“你谁啊?”

来人没有多话,用一打钞票堵住了他的嘴:“这是给你的一点意思。我的老板知道你在为谁做事。”

他看了眼钱,没有多想,一把接过在灯光下辨别真伪:“怎么,你想收买我为你老板做事?”

钱是真的,他有些贪心不足:“诚意是够了,但是这票子……是不是,太少了点儿?”

来人当然知道这货值几个子儿,但并不想去理论,他微微一笑:“这个只是点小意思,我的老板想让你帮着办件事,事成以后还有五十万,而且事情也很简单。”

五十万,如果是要他卖命他一定不干,但既然是简单的事,那倒不妨听听。

“你说什么事。”

“你的主子让你向汉姆斯顿报信,我知道你已经完成任务了,那就请你把这个交给你的主子。”

“这……什么玩意儿?”他接过一个小盒子打开来看,里面是个不起眼的小瓶子,瓶子里装着水。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的老板说,它能够对付你主子要对付的那个人。”

“是吗?……”他把瓶子拿出来反复看,昏暗的路灯下只能看见这瓶子里确实只装着水,只是水里有一些小的颗粒物。

“这……这不就是瓶水吗?”

“我想它不仅仅是水这么简单。”来人也看着瓶子:“你拿给欧阳洛,只需要告诉他这是汉姆斯顿让你交给他对付那个人的,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他想了想又问:“那万一……他不信怎么办?”

“他可以不信,但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付那个人的办法。而且他信不信这事儿也与你没有关系了,只要你把东西拿到他手上,告诉他刚才我要你说的那句话。你的任务就算完成。”

他笑得无比灿烂,这可算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啊!顺手一做就五十万到手。

“行啊!那我办完以后怎么联系你?”

……

欧阳洛,不,具体来说应该是BOX-719号。

此刻这位主正百无聊赖的看着地上的泥土发呆——刚才他又犁了一遍地,觉得好像用来松土的蚯蚓还是不大够用。

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出去再抓一点回来的时候,林旭那轻巧而令他熟悉的脚步声将他拉了回来,他转过头去看,见林旭大包小包的提着各样的生活用品回来。

他很自觉的站起来过去接,看了看买来的东西——比之前的又显得廉价了不少。

林旭似乎察觉到对方的目光很坦诚的说道:“我身上的钱算下来也不多了,只能委屈你了大少爷。”

欧阳洛(BOX)不好意思的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都被你包养了还敢说啥?我只是想着能做点什么补贴补贴家用嘛……”

“谁包养你了?”林旭朝他翻了个白眼。

欧阳洛有些懊恼:“唉……之前没什么感觉,现在我真后悔把孟辉给我的卡丢了。我没什么,再糟糕的生活也过过,就苦了你一个大姑……呃……大蘑菇。”

“你说什么?”林旭斜着眼,前面一段话她听明白了,但后面几个字转折过快,她没明白。

欧阳洛尬笑几声:“没什么,今天我来吧,你去休息呗!”

林旭点头也没客气,到院子里逗前不久买来的小鸡仔玩去了。

欧阳洛将东西搬到屋里整理,再将买来的肉归到冰箱里面去,但归纳的时候他却从一堆肉沫里看到了一个玻璃碎片。

正自暗骂奸商不厚道的时候,这玻璃碎片从松散开来的肉沫中滑露出来,他好奇的将东西取出——是个很小的玻璃瓶。

玻璃瓶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小得有些可爱而已;里面装着很淡很淡的淡黄色液体以及还有什么沉淀物……

他笑笑,决定将之顺手甩到垃圾桶里,但当手做出抛出动作时,太阳的光线正巧照在了瓶子上,将瓶子照得分外透亮,瓶子里面的东西,那些不明的沉淀物也显示出来。

那是一种透明澄澈的结晶,却在太阳的照射下完全不折射任何光线,这个细小的异常引起了欧阳洛的注意,他赶忙将这个瓶子洗干净,然后再看。

淡黄色的液体里,结晶由于太过透彻而显得时隐时现;他再次将这个瓶子放到太阳底下去看,那些透明而多棱的晶体依旧不会反射或折射任何的光。

他愣愣的看着这些东西,突然不知如何的脑子里一个灵光闪现,他取来一面镜子,再把这个瓶子放到太阳和镜子中间,想要通过镜子的镜面来观察瓶子。

而果然不出所料的是——镜子里的瓶子只能看到溶液却看不到那些结晶。

“这是……?!”欧阳洛浑身一抖,脑子里闪过无数瞬息即逝的画面,但这些画面却闪烁得过快使得他什么信息都没捕捉到,没过多久,他便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乱撞。

他呻.吟一声,痛哭的用力狠锤了几下头颅;紧接着他立刻将瓶子收起来——这个奇怪的玩意儿等什么时候再研究吧!现在,还是做饭要紧。

“这一世”的欧阳洛或者说是使用着这个身体的欧阳洛自“出生”之日起就是欧阳家的大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懂得下厨这种事?

他只得根据记忆里过往的经验进行实操,不过事实证明,理论永远是理论,实践永远是实践,二者互相依傍,却又相辅相成。

简单的一荤两素他做得时间并不算长,只是林旭怀着满心欢喜来品尝的时候顿时憋不住笑了;欧阳洛不满,自个儿也吃了一口,辩解道:

“我已经尽力了……”

林旭指正道:“这个味精少了,这个不该再放盐了,应该用酱油,这个其实放点糖还能挽救一下……没关系,能理解,下次加油。”

欧阳洛被梗了一下:“要不……下次我摘菜洗菜、犁地挑水什么的……喂鸡我也包了,就做饭这种事,还是你来?”

“不行,我妈从小告诉我的,这种事是基本的生存技能。”

“我这项技能虽然不及格,但我胡乱弄弄也饿不死啊!”

当然,他的抗议在林旭的一阵瞪眼后宣布无效。

一天结束的说快快说慢慢,等忙活完后已到了睡觉的点——还是那样,两人一张床,但隔得都很开,好在破床挺大,横着躺不是事儿。

见林旭毫无防备的睡着,欧阳洛嘴角挑了挑,闭上眼,继续回忆着关于瓶子的事。